主題:西湖~吾輩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西湖七月半,一無可看,只可看看七月半之人。看七月半之人,以五類看之。其一,樓船簫鼓,峨冠盛筵,燈火優,聲光相亂,名為看月而實不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樓,名娃閨秀,攜及童孌,笑啼雜之,還坐露臺,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實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聲歌,名妓閑僧,淺斟低唱,弱管輕絲,竹肉相發,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車,不衫不幘,酒醉飯飽,呼群三五,躋入人叢,昭慶、斷橋,嘄呼嘈雜,裝假醉,唱無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實無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輕幌,淨幾暖爐,茶鐺旋煮,素瓷靜遞,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樹下,或逃囂裡湖,看月而人不見其看月之態, 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杭人遊湖,巳出酉歸,避月如仇。是夕好名,逐隊爭出,多犒門軍酒錢,轎夫擎燎,列俟岸上。一入舟,速舟子急放斷橋,趕入勝會。以故二鼓以前,人聲鼓吹,如沸如撼,如魘如囈,如聾如啞。大船小船,一齊湊岸,一無所見,止見篙擊篙,舟觸舟,肩摩肩,面看面而已。少刻興盡,官府席散,皂隸喝道去。轎夫叫船上人,怖以關門,燈籠火把如列星,一一簇擁而去。岸上人亦逐隊趕門,漸稀漸薄,頃刻散盡矣。     吾輩始艤舟近岸,斷橋石磴始涼,席其上,呼客縱飲。此時月如鏡新磨,山複整妝,湖複頮面,向之淺斟低唱者出,匿影樹下者亦出,吾輩往通聲氣,拉與同坐。韻友來,名妓至,杯箸安,竹肉發。月色蒼涼,東方將白,客方散去。吾輩縱舟,酣睡于十裡荷花之中,香氣拍人,清夢甚愜。       譯文或注釋:         西湖到了七月半,沒有一樣可看的東西,只能看看那些看七月半的人。看七月半的人,可以分成五類來看他們。一類是,坐著樓船,帶著樂師,主人戴著士人的高冠,盛筵擺設在面前,燈火通明,倡優歌妓在表演,奴僕婢女在奔忙,雜亂的聲音,晃動的燈擾亂了湖面的寧靜,名義上是欣賞月色,卻根本不看月。要看這種人。一類是,有的坐船,也有的坐樓船,或是有名的歌妓,或是大家閨秀,帶著莢貌的少年男子,笑聲叫聲夾雜在一起,船上的人環坐在平臺上,只顧盼自己周圍,身在月下卻根本不看月。要看看這種人。一類是,也坐著船,也帶著樂師和歌妓,或是有名的歌妓,或是閒散的僧人,他們慢慢地喝酒,輕輕地唱歌,樂器低聲地吹彈,簫笛聲、歌聲相互配合,這種人也在月下,既看月,又希望別人看他們欣賞月色的姿態。要看看這種人。一類是,既不坐船,也不坐車,他們衣衫不整,連頭巾也不帶,喝醉了酒,吃飽了飯,吆喝著三五成群,擠到人叢中,在昭慶:斷橋這些景點上亂呼亂叫,裝假醉,哼唱著無腔無調的曲子,這些人,月色也看,看月的人也看,不看月的人也看,但實際上什麼也不看。要看看這種人。一類是,坐上罩有薄幔的船,帶著潔淨的茶几,燒茶的火爐,茶水當即煮起,白色的茶具慢慢地傳遞,船上坐的人是好友,或是志趣相投之人,他們邀請月亮也坐上他們的坐席,有時停船在樹影之下,有時駕船進入裡西湖躲開囂雜的喧鬧,他們欣賞月色,但人們卻看不見他們欣賞月色的姿態,他們也並不注意那些看月的人。要看看這種人。     杭州人遊西湖的習慣,是巳時出城,酉時回城,錯開了月色最好的時光,如同避開仇人。這一晚,常常貪求那欣賞月色的名聲,成群結隊地爭看出城,多給門軍賞些酒錢,轎夫舉著火把,排列在湖岸等著。人一上船,就催促船夫快些趕到斷橋去,好趕上那裡最熱鬧的時候。因此,二更以前,西湖上的人聲、奏樂聲,如開水沸騰,如房屋撼動,如夢魘時的喊叫,又如喃喃的夢話,如聾人叫喊,又如啞人咿語,大船小船一齊靠岸,什麼景致都看不見,只看見船篙擊打船篙,船幫碰著船幫,人肩並著肩,臉對著臉而已。過一會兒,遊興盡了,官府擺的賞月筵席散了,差役吆喝著開道,官轎離開了。轎夫呼叫船上的人,用城門要關來嚇唬那些遊人,燈籠火把像一列列星光,人們一群群簇擁著燈籠火把離開了。原在岸上的人也成群列隊地趕在關城門以前進城,湖上人漸漸稀少,不一會兒就走盡了。     這時候我們才攏船靠岸。斷橋上的石級才涼下來,我們在上面鋪上席子,招呼客人一同縱情飲酒。這時候月亮如同剛剛磨好的銅鏡,山也重新梳妝,湖也重新洗面,剛才那些慢慢飲酒、低聲唱曲的人出現了,那些在樹影下停船的人也出來了。我們和這些人打招呼,互致問候,拉著他們同坐一起,飲酒說笑。文雅有趣的朋友來了,有名的歌妓也到了,酒杯碗筷安放好了,樂聲、歌聲也開始傳出來。月色寒涼皎潔,東方將要發白的時候,客人才各自離開。我們讓船蕩到十裡荷花之中,在船中酣睡。荷花香氣催我們入睡,做了一個非常愉快的美夢。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西湖譯文或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