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訓儉示康 司馬光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近歲風俗尤為侈靡,走卒類士服,農夫躡絲履。吾記天聖中,先公為群牧判官,客至未 嘗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過七行。酒酤於市,果止於梨、栗、棗、柿之類;肴止於脯 醢、菜羹,器用瓷漆。當時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非也。會數而禮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 大夫家,酒非內法,果、肴非遠方珍異,食非多品,器皿非滿案,不敢會賓友,常數月營聚 ,然後敢發書。苟或不然,人爭非之,以為鄙吝。故不隨俗靡者蓋鮮矣。嗟乎!風俗頹敝如 是,居位者雖不能禁,忍助之乎! 翻;近年來社會風氣更是奢侈靡爛,僕役穿得像讀書人,而農夫也穿上了絲鞋。我記得天聖年間,先父做群牧判官時,客人來訪也都備酒招待,有時敬三輪酒,有時五輪,最多不超過七輪。酒從市上買來,果品只有梨、栗、棗、柿之類,菜肴也只有肉乾、肉醬、羹湯,器皿用的是瓷器和漆器。當時一般做官人家都這樣,人們也不會互相批評。聚會的次數多而禮節依舊周到,食物雖簡單,情意卻很濃厚。近來做官的人家,如果沒有官家釀造的好酒、來自遠方的奇珍異味,食品樣式不夠多,器皿不夠琳琅滿目,就不招待客人;常常要籌備幾個月,才敢發出請帖。如果不這樣,人們就爭相批評,認為他太吝嗇。因而不被風氣感染的人大概是很少的了!唉!風俗這樣的敗壞,在上位的(人)縱然不能禁止,難道還忍心助長它嗎?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訓儉示康酒酤於市不隨俗靡者蓋鮮司馬光嗟乎士大夫會數而禮勤果止於梨物薄而情厚當時士大夫家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