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詩人 派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隋唐五代的文學 (西元581—978年)《盛唐邊塞詩人》 隋唐以來一百幾十年中,由於邊境戰爭的頻繁,疆土的擴大,以及民族經濟、文化的交流,人們對邊塞生活漸漸關心,對邊塞的知識也豐富了,他們對邊塞不僅不感到那為荒涼可怕,而且還感到新奇。一部分仕途失意的文人,更把立功邊塞當作求助功名的新出路。    在這些社會歷史條件下,從隋代以來,邊塞詩不斷增多,四傑和陳子昂對邊塞詩又有新的發展。到盛唐時期,邊塞生活已經成為詩人們共同注意的主題。但在這方 面成就最高的是有邊塞生活體驗的高適和岑參,王昌齡、李頎等也有值得注意的成績。他們從各方面深入表現邊塞生活,在藝術上也有新的創造,大大地促進了盛唐 詩歌的繁榮。但上述詩人的優秀作品也並不限於邊塞詩。   盛唐: 玄宗開元元年(西元713年)----代宗永泰元年(西元765年),約五十年。 盛唐詩人→王維、孟浩然、李白、岑參、高適、王昌齡、王翰、王之渙、杜甫 邊塞派→高適、岑參、王昌齡、王之渙 唐詩派別 社會派→杜甫、白居易、元稹、劉禹鍚、張籍 自然派→王維、孟浩然、韋應物、柳宗元 邊塞派→高適、岑參、王昌齡、王之渙 奇險派→韓愈、孟郊、賈島 浪漫派→李白、賀知章 唯美派→杜牧、李商隱、李賀   高適(702?—765),字達夫,渤海修(今河北滄縣)人。名作《封丘縣》:   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乍可狂歌草澤中,寧堪作吏風塵下為只言小邑無所為,公門百事皆有期。拜迎長官心欲碎,鞭撻黎庶令人悲。歸來向家問妻子,舉家盡笑今如此。生事應須南畝田,世情付與東流水。夢想舊山安在哉?為銜君命且遲回。乃知梅福徒為爾,轉憶陶潛歸去來。 高適在浪遊梁宋到作封丘尉的時期,他的作品內容相當豐富。其中有些作品深入地反映了農民的疾苦。例如《自淇涉黃河途中作》的第九首:   朝從北岸來,泊船南河滸。試共野人言,深覺農夫苦。去秋雖薄熟,今夏猶未雨。耕耘日勤勞,租稅兼舄鹵。園蔬空寥落,為業不足數。尚有獻芹心,無因見明主。       岑參(715—770),南陽人。《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是岑參邊塞詩中傑出代表作之一:   君 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鬥,隨風滿地石亂走。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將軍金甲夜不 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這首詩是寫封常清的一次西征。詩人極力渲染朔風夜吼,飛沙走石的自然環境,和來勢逼人的匈奴騎兵,有力地反襯出“漢家大將西出師”的聲威。“將軍金甲”三句更寫出軍情的緊急,軍紀的嚴明,用偶然聽到的“戈相撥”的聲音來寫大軍夜行,尤其富有極強的暗示力量,對照著前面敵人來勢洶洶的描寫,唐軍這樣不動聲色,更顯得猛悍精銳。“馬毛帶雪”三句寫塞上嚴寒,也顯出唐軍勇敢無畏的精神。詩裏雖然沒有寫戰鬥,但是上面這些描寫烘托卻已飽滿有力地顯出勝利的必然之勢。因此結尾三句預祝勝利的話就是畫龍點睛之筆。這篇詩所用的三句一轉韻的急促的節奏,和迅速變化的軍事情勢也配合得很好。 《輪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也是寫唐軍出征的: “上將擁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軍行。四邊伐鼓雪海湧,三軍大呼陰山動。” 這是白晝的出師,因此寫法也和前詩寫夜行軍不同。前詩是銜枚疾走,不聞人聲,極力渲染自然;這首詩卻極力渲染吹笛伐鼓,三軍大呼,讓軍隊聲威壓倒自然。不同的手法,卻表現出唐軍英勇無敵的共同精神面貌。   王昌齡(約698—757),字少伯,長安人。他的《從軍行》向來被推為邊塞的名作。其中有的詩寫出了戰士愛國的壯志豪情: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大漠風塵日色昏,紅旗半卷出轅門。前軍夜戰洮河北,已報生擒吐谷渾。   前詩借雪山、孤城作背景,有力地顯示出身經百戰,金甲磨穿的戰士們誓掃樓蘭的決心。後詩極力刻畫戰士們將上戰場時聽到前軍捷報的情景,透露了他們更加振奮的心情。 他的《出塞》詩曾被推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詩人準確而真實地表達了士兵們共同的願望:希望國家將帥任用得人,邊防鞏固,使他們能夠獲得和平的生活。“秦時明月漢時關”兩句,不僅意境高遠,而且以自秦漢以來邊塞戰爭連續不斷、無數兵士不得生還的歷史,引起人們無限的沈思。因此三、四兩句所表示的願望也就顯得深沈含蓄,耐人反復吟味。       王之渙(688—742)是一個年輩較老的盛唐邊塞詩人,可惜詩篇遺留下來的極少。但《涼州詞》一首卻是“傳乎樂章,布在人口”的名作: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詩中以塞外荒寒壯闊的背景,以及羌笛所吹的《折楊柳》樂曲,透露出征人久戍思家的哀怨,表現了對戍卒的深厚同情。後兩句尤其含蓄雙關,宛轉深刻。他的另一名作是《登鸛雀樓》: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寥寥二十字寫出落日山河的蒼茫壯闊景色,以及登高望遠、極目騁懷的一片雄心。詩思高遠,很富於為示性。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涼州詞王之渙王昌齡登鸛雀樓盛唐賀知章邊塞陳子昂隋代隋唐五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