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詩品 梁·鍾嶸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若乃春風春鳥,秋月秋蟬,夏雲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諸詩者也。嘉會寄詩以親,離群託詩以怨。至於楚臣去境,漢妾辭宮。或骨橫朔野,或魂逐飛蓬。或負戈外戍,殺氣雄邊。塞客衣單,孀閨淚盡。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返。女有揚蛾入寵,再盼傾國。凡斯種種,感蕩心靈,非陳詩何以展其義?非長歌何以騁其情?故曰:「詩可以群,可以怨。」使窮賤易安,幽居靡悶,莫尚於詩矣。 至於春天的風和鳥,秋天的月和蟬,夏天的雲朵和熱雨,以及冬天的酷寒,這是引起詩人創作情感的四季物候。美好的聚會時,通過詩可以表現親密之情;離群索居時,通過詩可以抒發哀怨之懷。至於像楚國大夫屈原遭到放逐,離開郢都;漢元帝宮妃王昭君告別漢宮,遠嫁匈奴;或者屍骨橫棄塞外,孤魂如蓬草般隨風飄揚;或者肩負戈矛,戌守邊境,殺氣騰騰的邊塞生活;或者塞上遊子行裝單薄,撇下妻室獨守空閨,相思淚盡;或者士人解珮辭官,一去不返;或女子揚眉作態,入宮得寵,一顧傾城。凡此種種世情,感動人們心靈的悲歡離合,若不是表現在詩歌上,要用什麼來抒解情義?若不是長聲歌唱,要用什麼來發洩情懷?所以論語上說:「詩可以和協群體關係,可以宣洩幽怨的情懷。」使人在窮困潦倒中可以安心,在寂寞獨處時不致煩悶,沒有能勝過詩的。因此文人作家,沒有不喜好寫詩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春風春鳥詩品魂逐飛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