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微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長沮和桀溺一起在田裡耕種。孔子經過他們那兒時,叫子路去問過河的渡口在那裡。 長沮說:「那在車上執著馬韁繩的是誰?」子路說:「是孔丘」。長沮說:「就是魯國的孔丘嗎?」子路說:「是的」 長沮說:「那他應該知道渡口在那裡的了!」 子路又問桀溺。桀溺說:「你是什麼人?」子路答道:「我是仲由」。桀溺又說:「就是魯國孔丘的學生嗎?」子路答道:「是的」。桀溺說:「如今天下,好比洪水滔滔,到處混亂不堪,有誰能夠改變這亂世呢?況且,你要是跟從避惡人的人,倒不如跟從避世隱居的人好哩!」說罷,仍只顧耕他的田地。 子路回到車前時,便把兩人的話告訴孔子,孔子悵然地說:「人是不能和鳥獸住在一起的!我既做了人,如果不和世上的人一起行道,又該和誰一起呢?如果天下已經太平了,也就用不著我去謀求改革了。」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10507100..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