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子路第十三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子路曰:「衛君(1)待子為政,子將奚(2)先?」子曰:「必也正名(3)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4)也!奚其正(5)?」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6)闕如(7)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8),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9)。故君子名(10)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11)而已矣。」(《論語·子路第十三》) 【註釋】 (1)衛君:衛出公,名輒,衛靈公之孫。其父蒯聵被衛靈公驅逐出國,衛靈公死後,蒯輒繼位。蒯聵要回國爭奪君位,遭到蒯輒拒絕。孔子在本文提出對此事的看法。 (2)奚:音「西」,何、什麼。 (3)正名:辨正名義,使名實相符。這裡指正衛君的名分。 (4)迂:迂腐。即拘泥陳舊思想,無法順應時代潮流。 (5)奚其正:奚,何。如何正。 (6)蓋:發語詞,提起下文,無義。 (7)闕如:闕,同「缺」,存疑、空缺。如,語助詞。闕如,存疑、空下來。 (8)不中:中,音「眾」。不恰當、不合適。 (9)無所錯手足:錯,安置。手足無措;手腳無處安放;形容不知如何是好。 (10)名:動詞,指稱。 (11)苟:苟且,馬虎草率。 【語譯】 子路對孔子說:「衛國國君想要請您去治理國家,您將先從什麼做起?」孔子說:「必須先正名分。」子路說:「有這樣做的嗎?您太迂腐,不合時宜了!怎麼正名分呢?」孔子說:「真粗野啊!仲由。君子對於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會采存疑的態度。(衛君)名分不正,說起話來就不順當,說話不順當,事情就辦不成,事情辦不成,禮樂就不能興盛,禮樂不能興盛,刑罰的執行就不恰當。刑罰不恰當,人民就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君子指稱什麼必定能夠說得順當,說出來也一定能夠行得通。君子對於他的說話,是從不馬虎草率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必也正名論語子路論語子路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