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長沮、桀溺耦而耕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長沮、桀溺耦而耕[1]。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2]。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3]?」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4]。」問于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5]?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6],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7]。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8]:「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簡  注】 [1]長沮、桀溺:兩位隱士,真實姓名和身世不詳。耦而耕:兩個人合力耕作。 [2]津:渡口。 [3]執輿:執轡(攬著韁繩),指駕車。本是子路的任務,因為子路下車去問渡口,暫時由孔子代替。輿:車廂。 [4]是知津矣:這個人知道渡口在哪。言外之意是說,孔子週游列國,應該熟悉道路。 [5]誰以易之:與誰去改變它呢?以:與。易:改變、治理。 [6]而:同「爾「,你,指子路。辟:通「避「。 [7]耰:播下種子後,用土覆蓋上,再用耙將土弄平,使種子深入土裏,鳥不能啄,這就叫「耰「。 [8]輟(chu帙):停止。 [9]憮然:失意的樣子。   【意  譯】 長沮、桀溺在一起耕作,孔子路過他們這裡,讓子路去尋問渡口在哪。長沮問子路:「那位駕車子的是誰?」子路說:「是孔丘。」長沮說;「是魯國的孔丘嗎?」子路說:「是的。」長沮說:「那他應該知道渡口的位置啊。」子路再去問桀溺。桀溺說:「你是誰?」子路說:「我是仲由。」桀溺說:「你是魯國孔丘的門徒嗎?」子路說:「是的。」桀溺說:「普天之下到處都像滔滔洪水氾濫一樣,混亂不堪,你們同誰去改變這種局面呢?而且你與其跟著躲避壞人的孔丘,還不如跟著躲避整個社會的我們啊。」說完,仍舊不停地耕作。子路回來後把情況報告給孔子。孔子悵然若失地說:「人是不能與飛禽走獸合群共處的,如果不同世上的人群打交道,我們又同誰去打交道呢?如果天下太平,我就不會從事改變它的工作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長沮子路桀溺論語辟人之士問津天下有道孔丘斯人耦而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