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踏莎行 - 秦觀 翻譯賞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踏莎行 秦觀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作者】 秦觀,字少遊(游),一字太虛,高郵人。少豪雋慷慨,溢於文詞。見蘇軾於徐,為賦黃樓,軾以為有屈宋才。登元豐八年進士第,為定海主簿。元祐初,軾以賢良方正薦於朝,除太學博士,累遷國史院編修官。尋坐黨籍削秩,編管橫州,徙雷州。徽宗立,復宣德郎,元符三年放還,至藤州卒,年五十二。有淮海集,世稱秦淮海。(1049--1100) 【翻譯】 樓台籠罩在一層霧氣當中,月色遍灑河岸渡口。 但極目遠眺,實在也無法看到桃源的了。 在這孤單的客館裡,春寒冉冉,使人很難忍受, 尤其在這斜陽將盡,伴著一兩聲杜鵑淒厲的哀鳴。 我託驛使寄上一枝梅花,又託魚兒寄上一封尺素書信、堆成無端感慨。 郴江何妨靜繞郴山,究竟為了何人流下瀟水與湘水呢? 【賞析】 此貶謫湖南郴州,旅店寂寥,感而有作。霧失、月迷由景而興,世不清明,桃源避身無處。   在此首詞中,「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如果與下面的「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二句相對照,我們便可看出:後面兩句的起頭有「可堪」二字,此二字以下是作者直接說明他所難以忍受的現實景況,所以「孤館」的「春寒」與「杜鵑聲裡」的「斜陽」,應當是「寫境」。而與之相對應的前面數句,則是作者舉出的茫然失所的竟象,來表現心中的一片淒惶,不知所措,並不一定要是現實中實有之事物,所以「霧失樓臺,月迷津渡」,實在應屬「造境」。雖然如此,「霧」與「月」,「樓臺」與「津渡」則仍是「求之於自然」的實有之物。而「樓臺」與「津渡」可以「失」、「迷」於茫茫的霧靄及濛濛的月色之中,當然也仍是從自然之法則去想像而矣。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魚傳孤館尺素此貶謫湖南郴州,旅店寂寥,感而有作。霧失、月迷由景而興,世不清明,桃源避身無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