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靈丘丈人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靈丘丈人 劉基   靈丘丈人善養蜂,歲收蜜數百斛,蠟稱之,於是其富比封君。丈人卒,其子繼之,未期月,蜂有舉族去者,弗恤也。歲餘去且半,又歲餘盡去。其家遂貧。   陶朱公之齊,過而問焉,曰:「是何昔日之熇熇,而今日之涼涼也?」   其鄰之叟對曰:「以蜂。」請問其故,對曰:「昔者丈人之養蜂也,園有廬,廬有守,刳木以為蜂之宮,不罅不漏。其置也,疏密有行,新舊有次,五五為伍。一人司之,視其生息,調其喧寒,鞏其構架,時其墐①發,蕃則從之析之,寡則與之裒之,不使有二王也。去其蛛蟊、蚍蜉,彌②其土蜂、蠅豹。夏不烈日,冬不凝澌③,飄風吹而不搖,淋雨沃而不潰。其取蜜也,分其贏而已矣,不竭其力也。於是故者安,新者息,丈人不出戶而收其利。   今其子則不然:園廬不葺,污穢不治,燥溼不調,啟閉無節,居處卼臲,出入障礙,而蜂不樂其居矣。及其久也,蛅蟖網其房而不知,蛇蟻鑽其室而不禁,鷯鳥掠之於白日,狐狸竊之於昏夜,莫之察也,取蜜而已,又焉得不涼涼也哉?」   陶朱公曰:「噫!二三子識之,為國有民者,可以鑒矣。」 【旨意】:   為寓言體論政文。養蜂喻牧民,所謂靈丘丈人,喻善牧民者。「園有廬,廬有守」等語,謂為民興利。「去其蛛蟊蚍蜉,彌其土蜂蠅豹」等語,謂為民除害。而取蜜分贏,則指薄其賦、培養稅源。丈人之子喻不善牧民者,不為民興利除害,只知剝削人民,終至衰敗。 【語譯】:   靈丘的一位老人善於養蜜蜂,每年收穫蜂蜜數百斛,所收的蜂蠟與蜂蜜相等。於是他的富有比得上王侯。老人死了,他的兒子繼承養蜂業,但不到一個月,蜜蜂有的全窩飛去,他也毫不在意。一年多,蜜蜂飛走的將近一半,又過一年多,蜜蜂全部飛走了,他的家就貧窮了。   陶朱公到齊國,路過此地時問當地的人說:「這裡為什麼從前如此興旺,而現在卻冷冷清清呢?」   鄰舍的一位老人回答說:「因為養蜂。」陶朱公問他原因,老人回答說:「從前這家老人養蜂,園裡有草屋,草屋有人看守。老人把木頭剖開並挖空當做蜂房,不透風,也不漏雨。那蜂房的安放也疏密成行,新舊有次序,每五窩蜂為一組。一個人掌管著它們,注視它們的生殖蕃衍,調節蜂房裡的冷暖,鞏固蜂房連綴的木架,按時節為蜂房封孔、開洞。蜜蜂繁殖多了,就順從它,分一窩為兩窩,少了就幫助蜂設窩,使之聚集於一處,不要使他們有兩個蜂王。除掉那些蜘蛛、螞蟻,防止土蜂、蠅蟲的滋生。夏天不使蜜蜂受烈日曝晒,冬天不受嚴寒所侵襲,暴風吹拂卻不被搖晃,大雨澆灌也不致沖壞。到收取蜂蜜時,分取多餘的就可以了,不全部拿取而竭盡蜜蜂產蜜的力量。由於這樣做,使老蜂安寧,新蜂生生不息,養蜂老人不出家門就得能到它的好處。   如今他的兒子就不是這樣了。園屋不修整,汙穢不清除,乾溼不加以調節,開關蜂房無一定的時節,居處危殆不安定,出入有障礙,因而蜜蜂不喜歡它的蜂房。等到時間久了,刺蛾吐絲結網封住蜂房卻未發現,蛇和螞蟻鑽進蜂窩卻不禁止,鷯鳥在白天掠取蜜蜂,狐狸在夜晚盜食蜂蜜,無人察覺,只知到收取蜂蜜罷了,這種養蜂法又怎麼能不冷冷清清呢?」   陶朱公感嘆地說:「唉!弟子們要記得啊,治理國家統治百姓的人,可以拿此作為借鑒。」 (①墐:塗也。②彌:通「弭」。③凝澌:結冰。卼臲:ㄨˋ ㄋㄧㄝˋ,危殆不安。蛅蟖:ㄓㄢ ㄙ,蛾之幼蟲。)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靈丘丈人取蜜分贏,則指薄其賦、培養稅源園有廬,廬有守墐:塗也寓言體彌:通「弭」為民除害蛅蟖:ㄓㄢ ㄙ,蛾之幼蟲語譯陶朱公之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