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非馬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非馬所著重的是秉持仁民愛物的「同情心與愛心」的根源與懷抱,來從事詩的創作。他強調「先學會做人,再來學做詩」,正是堅持詩人立場的最好注解。以人品的修養,才能建立詩品的層次,是他基本的觀點。因此,做為詩人,應負有文化傳承與教化社會的使命感,做為詩的作品,應具有適當準確的傳達性。而在此二項並進的作為上,先根植詩人厚實的立場,再講求詩藝的創作,正是非馬整個觀念論的基礎。 ◇ 原載:劉士杰(2002):〈獨特的審美發現,別緻的結構方式――讀非馬的 詩〉,《笠》229期,頁109-116。 非馬詩的語言的冷峻深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所謂冷峻,並不是冷漠,恰恰相反,在冷的表面隱含著熱。詩人往往不直接站出來表態,作價值判斷,而是通過詩本身,通過詩所揭示的事物本質,由讀者自己來作出價值判斷。像上面提到的《跳房子》、《初潮》、《生與死之歌》都是此類作品。 由於非馬詩的語言的表達方式豐富多彩,所以他的詩為讀者帶來新鮮感,陌生感。值得注意的是,非馬先生是一位翻譯家,但是他的詩的語言卻平易流暢,沒有過於西化的弊病。這緣於他受中國傳統詩歌的影響。他曾說過,他喜歡唐詩宋詞。這從他的《登黃鶴樓》、《西陵峽》等詩中可見一斑。正因..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非馬同情心與愛心翻譯家詩人先學會做人,再來學做詩劉士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