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韓愈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韓愈應友人要求為詩集《荊潭唱和詩》寫篇序文,並藉著這篇應酬式的序文,趁機闡明他的文學主張,間接而含蓄地評價了這部詩集。    這篇序言提出了一個重要觀點——“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聲要妙;歡愉之辭難工,而窮苦之言易好。”要妙,亦作“要眇”,美好;工,精工,精巧。這幾句大意是:歌頌昇平的聲音顯得淡薄,而抒發愁思的詩歌常寫得美妙;表現歡愉之情的作品難以寫得精工,而描寫窮苦困頓的作品容易寫好。    韓愈這幾句話,其實是其“不平則鳴”之文論、“以文為詩”之技法的延伸,同時也道出了我國文學史上一個重要的文學現象。翻開一部中國度學史,雖不乏歌功頌德、粉飾太平之怍,但感人至深的還是那些感時傷世、抒發優國憂民愁思的作品。描寫愉悅之情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感人至深的還是那些感時傷世、抒發優國憂民愁思的作品憂患意識膾炙人口、比比皆是的則是抒寫窮苦與愁恨的作品荊潭唱和詩韓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