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韓非子寓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韓非子·鄭人買履》 鄭人有且置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座位),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反歸取之,及反,市罷(結束),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之以足?」曰:「寧 信度,無自信也。」   譯:鄭國有個想買鞋子的人,先量自己的腳,然後把量好的尺寸放在座位上。等到要往市集的時候,卻忘了帶去。已經拿到鞋子,卻說:「我忘了拿尺寸來。」於是回家去拿。等到再回到市集時,市集已經結束,於是沒有買到鞋子。有人問他:「為什麼不用自己的腳去試穿呢?」他回答說:「我寧願相信量好的尺寸,也不要相信自己的腳。」     《韓非子˙買櫝還珠》 楚王謂田鳩曰:「墨子者,顯學也,其身體則可,其言多而不辯,何也?」曰:「昔秦伯嫁其女於晉公子,為之飾裝(準備嫁妝),從(使人跟隨、隨從)衣文之媵七十人。至晉,晉人愛其妾而賤公女。此可謂善嫁妾,而未可謂善嫁女也。楚人有賣其珠於鄭者,為木蘭之櫝,薰以桂椒,綴以珠玉,飾以玫瑰,輯以翡翠。鄭人買其櫝而還其珠。此可謂善賣櫝矣,未可謂善鬻珠也。 今世之談也,皆道辯說文辭之言,人主覽其文而忘其用。墨子之說,傳先王之道,論聖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辯其辭,則恐人懷其文忘其直,以文害用也。此與楚人鬻珠,秦伯嫁女同類,故其言多而不辯。」   譯:楚王對田鳩說:「墨子是著名的學者,他對於自己理論的實踐倒還可以,他的言詞多半不美妙動聽,這是什麼緣故呢?」田鳩回答說:「從前秦穆公把女兒嫁給晉公子重耳,替她備辦豪華的嫁妝,又選了七十個美女,穿起錦繡的衣服,陪嫁過去作妾。到達晉國時,晉國人喜歡陪嫁的妾,卻看輕秦穆公的女兒。這可以算是善於嫁妾,卻不能算是善於嫁女兒了。有一個楚國人到鄭國去賣珍珠,用木蘭作了一個裝珍珠的匣子,用桂椒等香料熏得香香的,匣子外面有珠玉作裝飾,還鑲嵌著紫玫瑰和綠翡翠。鄭國人買了他的匣子,卻退還他的珍珠。這可以算是善於賣匣子,卻不能算是善於賣珍珠啊! 現在發表言論的人,都運用巧妙美麗的言辭,國君只喜歡這些美妙的言辭,卻忽略了這些言辭的作用。墨子的言論,傳授先王的道術,發揮聖人意旨而普遍地曉喻眾人。如果修飾美妙的言辭,恐怕人們只喜愛他美妙的言辭,而忽略他言辭的作用,這無異是以虛文損害實用,與楚人賣珍珠、秦伯嫁女兒是一樣的道理,所以他的言辭多半不美妙。」   《韓非子˙齊桓公好服紫》 齊桓公好服紫,一國盡服紫。當是時也,五素不得一紫。桓公患之,謂管仲曰:「寡人好服紫,紫貴甚,一國百姓好服紫不已,寡人奈何?」管仲曰:「君欲止之,何不試勿衣紫也?謂左右曰:『吾甚惡紫之臭(氣味)。』」公曰:「諾。」   於是左右適有衣紫而進者,公必曰:「少卻,吾惡紫臭!」於是日,郎中莫衣紫;其明日,國中莫衣紫;三日,境內莫衣紫也。     譯:齊桓公喜歡穿紫色衣服,全國人都穿紫色衣服。在這個時候,用五匹白色絲綢的價格,不能買到一匹紫色絲綢。   桓公對這個現象很憂慮,便對管仲說:「我喜歡穿紫色衣服,紫色的衣料變得很貴,全國百姓喜歡穿紫衣的風氣不停止,我該怎麼辦呢?」管仲說:「君王想要制止這種風氣,何不試著不要穿紫色衣服呢?君王對左右說:『我非常厭惡紫色的氣味。』」桓公說:「好的。」   在這段時間,左右如果有人穿紫色衣服進見的,桓公一定說:「稍微退後些,我厭惡紫色的氣味!」在那一天,侍衛近臣沒有穿紫色衣服;第二天,京城沒有人穿紫色衣服;第三天,全國沒有人穿紫色衣服。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今世之談也,皆道辯說文辭之言,人主覽其文而忘其用韓非子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