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黃永武 無用與有用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黃永武 無用與有用   靜下心來想一想,無用的東西,常常高貴於有用的東西。   鷹犬是可以作為爪牙之 用的,比起舞風唳月的鶴來說,有用多了,但就是少那分帶點仙氣的逸態。鵝鴨是肉 蛋都可以食用的,比起忘機得趣的鷗來說,有用多了,但就是少那分引人遠思的翎羽。 所以在中國人的心目中,鶴高貴於鷹,鷗高貴於鵝,出塵的東西勝過紅塵裡的東西, 無用的禽鳥勝過有用的家禽。   同樣的,大家欣賞梅花,很少去欣賞梅子,梅子是水果, 還可做梅乾梅醬,而花除了純美的欣賞外,一無長處,但就在無用之中,卻喚起無窮 聯想:戰勝冰雪,開創春天,美得出奇。同樣的,大家欣賞種蘭花,很少人欣賞種苧 麻,苧麻有收割獲利的實效,有紡織結網功用,而種蘭除了純美的欣賞外,一無長處, 近年來養蘭也變成的營利捷徑,搶奪蘭花時竟動刀動槍,這是凡俗的貪婪心在作怪, 蘭花並不曾因價格高昂而成為有用。梅蘭花乃至牡丹薔薇,都是遠離人間的實用性而 顯得雍容高貴,只能成為藝術界中的英雄或美人。   中國人看龍鳳高貴於豬羊,也是這個道理,龍鳳在現實世界裏根本不存在,無所謂有沒有用,有用也是神話中的事,而豬羊則是每天腸胃都有需求,實實在在,可以充饑養身的食品,但豬羊的地位遠不如龍鳳,名字裏嵌鑲個無用的龍字鳳字引以為傲,誰也不肯嵌鑲個豬字羊字,即使有用,卻視為侮辱。 中國人看隱士高貴於農工商,也是這個道理,隱士林逋娶梅花為妻,養瘦鶴為子,有何實用﹖但美得像仙境!隱士陶潛連五斗米都賺不到,窮得去乞食,有何實用﹖也美得不染絲毫煙火氣。歷史上還有許多名士高士,在現實勢利的政事下,都屬「棄材」,卻偏能播弄虛無的美感,地位一直十分崇高。推究其原因,因為藝術的美趣,必須離開實用關係才會誕生,空靈無用,才見高貴的美趣。譬如萱草,想像它是懷念母親的花,最美最美,想像為似真似假的忘憂草,也還美;想像為懷妊得子的宜男草,帶點功利的目的,美已經減色;落實為素菜宴席中的金針菜,就無所謂美了,即使美,也只剩下食品味道的美了吧﹖ 再譬如旅遊玩賞,一無目的,純然為了心靈的舒暢享受,就十分美;變成記筆記、背數字的知性之旅,美已稍微遜色;如果成了炫耀財富式的搜採成果,美就大為降低;再淪為購物天堂歸來的小販,一一盤算實用貨物的赢虧,使旅行團變色成採購團,即使在價格稅款上大大便宜,洋洋得意,把現實中「有用」的觀點放進去,這種旅遊就一無美感了。 再譬如交朋友吧,有的人喜歡「結勢」,有的人喜歡「結心」,隨着現實勢利的考量,總以為結交有權有勢的朋友最受用,結交有財有利的朋友極實用,但是在觥籌交錯、諂媚逢迎的場合裏,去鏡子裏照一照自己的樣子,就會明白這種友誼並不美的。哪裏比得上同心知交,一無互相利用的價值,也一無言談上的禁忌,心境坦然,不想有甚麼用處,才是情誼間最美的。   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人的「美」字,由「羊大」構成,羊長大了滋味才美,認為中國人的美是起於實用,那是由於美的字義太抽象,不易傳述,才找一種具體的滋味來造字,原始人的造字,並不能代表數千年來中國人正統的審美觀,中國人..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