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禮記.檀弓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禮記.檀弓》   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床下,曾元、曾申坐於足,童子隅坐而執燭。 童子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然曰:「呼?」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曾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變,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   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沒。 「翻譯」 曾子臥病,病得很重。樂正子春坐在床下,曾元、曾申坐在腳旁,童兒坐在牆角,端著蠟燭。童兒說:“好漂亮光滑的席子,是大夫用的墊席吧?”子春說:“不要做聲!”曾子聽到了,猛然驚醒,吁了一口氣。童兒又說:“好漂亮光滑的席子,是大夫用的墊席吧?”曾子說:“是的。這是季孫氏的禮物,我沒能換掉它。元兒,扶起我換掉它。” 曾元說:“老人家的病很危急了,不能夠移動。希望待到早晨,再允許我恭敬地換掉它。”曾子說:“你愛我還不如那個童兒。君子愛人靠的是德行,小人愛人靠的是姑息遷就。我還有什麼要求呢?我能夠按照規矩而死就罷了。”大家抬起曾子,幫他換掉席子。等放回到席子上時,還沒有放平穩就斷氣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曾子檀弓禮記姑息季孫氏曾元曾申爾之愛我也不如彼童子君子之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