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1980後的課程研究朝向課程即文本.課程即複雜對話的再概念學派(Pinar)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根據派納爾(W. F. Pinar)之見,課程研究在1980年之後趨於那個方向發展?(A)課程開發(B)課程評鑑(C)課程理解(D)課程設計【96苗栗縣國中】 Piner(派納)的「再概念化學派」 在後結構主義影響下,Pinar等人主張課程即文本(curriculum as text)。文本不只指被書寫出來的文字作品,也更廣地理解為人類所創造出來的所有事物─藝術作品、文化產物、人工產品、學校制度、各種教學實務與課程等。 William Pinar提出的課程理解典範有別於以設計、程序、實施、評鑑為要的課程發展典範,崇尚理論思維所帶來的學術自由及心智自由,其不以技術取向為依歸,而以知識基礎作為突破外在壓迫環境的平台,除重視個體性外,也重視政治、經濟、歷史和文化脈絡因素對個體的綜合影響。「概念重建」、「課程即文本」、「課程即複雜對話」是Pinar自1970年代演變至今的重要概念,其中「課程即複雜對話」可代表課程理解典範的真諦。 在1995 年W. F. Pinar 等人所編著的「課程理解」一書中進一步將課程歸類為11 個文本。1998 年W. F. Pinar所編的「課程:朝向新的認同」一書中,更是充滿了後現代的意涵。W. F. Pinar 在2000年出版的「酷兒理論」一書中,將一些在過去被認為是研究上的禁忌問題加以現形,並替一些被邊緣化的人發聲,對於一些人為的自我設限加以鬆動,對於一些所謂「不能說、不想講、不可問」的問題加以研究,而面對這些邊緣化的議題以及被認定為虛無課程、潛在課程的內隱知識之探討,成為當前課程研究的新挑戰(歐用生,民91:1-2)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