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Aoki的課程實施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Aoki(2005)課程實施的另一個重要的觀點是將理論和實際統整起來,在傳統的課程領域中,課程實施是將理論應用到實際,使實際和理論吻合。Aoki(2005)將它們統整起來,他說:「為理解實踐,我們需脫離理論和實際的二元的觀點,而將它們視為一個現實的兩面,不是理論引導實際,而將理論視為實踐中的反省的時刻。在行動導向的語言中,實踐是反省性的行動,依據所作的是來反省。」Aoki強調,Freire(1972)的「實踐」觀提供了課程實施的新的見解。所以課程實施者的教師不是物的存有,而是個人,關心他自己和他的生成,但工具性的實施觀將教師技術化,剝奪了教師的主體性。而且教師是行動者,自己現實的創造者,從他的觀點來詮釋課程,在情境中加以轉變。   由此觀之,課程實施不再是官僚的概念,合理化行政人員對教師專業的控制,而需仰賴教師「溝通的行動和反省的能力(competence),課程現實是在行動者的社區中建構或再建構的。」(p. 122)因此為理解課程實施,課程發展者的中心工作是從人的觀點來理解:「教師是誰,真實的教學是什麼。」(Aoki, 2005, p. 163)這種研究典範不僅是課程實施的現象學的研究,已經將Freire(1972)的教育實踐,Harbermas(1972)的批判的、自傳的理論等結合起來。(Pinar, 2005)   這種課程實施觀將對立的兩種課程假定,即課程是計畫(curriculum- as-plan)和課程是生活經驗(curriculum-as-lived-experience)結合起來。(Aoki, 2005)課程是計畫充滿著科學技術的、目的-手段的語言,是抽象的、單調的、線性的;課程是為均一的團體中的「沒有臉的人」(faceless people)設計的,假定教師是課程的配置者,課程實施強調工具的層面,教師是「由表演的角色界定的概括化的實體」,只是數千個有資格的教師中的一員。學生失去了獨特性,小華、小英、小明只是五年級的兒童,「沒有個別的名字,沒有斑點,沒有缺齒,沒有私人的希望和夢想」(p. 161)。但是生活經驗課程的世界是情境化的生活世界,教師與學生「面對面的生活在一起,、、每一個人活出了活生生的學校生活的故事。」(p. 160)它的語言是詩性的、詮釋學的、現象學的,生命具現化(embodied)在人說話或生活的故事和語言內。這兩種課程同時在呼喚著教師,而教師生存(in-dwell)在這兩個課程世界中,「這是作為一個教師不可逃避的張力,而教室生活的素質決定于教師的教學的存有的素質。」(p. 161)如果教師知道課程世界不是抽象的教室,而是具體的情境化的活生生的教室,在此教師和學生不是抽象的名詞,都有名字和人格,經驗相同或相異的教室生活。這時他不僅注意到計畫的課程,更注意到生活經驗的課程,即使他在「實施」計畫的課程,也會覺醒「實施」是一個工具的概念,不會完全「忠實」於外在的課程計畫,而考慮到活生生的情境,將學生從「是什麼」(is),引導到「新的可能性」,到「未達到的境界」(not yet)。(p. 163)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