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Pinar自傳性 / 傳記性課程理論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Pinar自傳性 / 傳記性課程理論    「自傳性/傳記性課程理論」是在現象學、存在哲學、精神分析理論影響下產生的。  該課程理論把課程作為「自傳性 / 傳記性文本」( autobiographical / biographical  text )來理解。  康奈利( F. Michael Connelly )和克蘭迫寧( D. Jean Clandinin )曾說:「 研究課程最好的方式莫過於研究我們自己。 」 一語道出了「自傳性 / 傳記性課程理論的立論基點。  從自傳和傳記文本的角度理解課程的系統嘗試源起於 20 世紀 70 年代, 尤其以派納的《過程課程:走向概念重構》( 1974 )一文以及派納與格魯梅特合著的《貧困的課程探論》( 1976 )一書為標誌。 在書中,派納和格魯梅特引入課程的自傳理論,由課程的拉丁詞根「currere 」引發而來,寓指跑在跑道上的過程。 派納和格魯梅特將自傳作為一種方法,旨在幫助課程領域的學生學習如何描述學校知識、生活史和思想發展之間的關係從而達成自我轉變。   目前我們可以看出在自傳和傳記研究中有三個流派:  第一流派為自傳理論與實踐。 其主要概念為「過程課程」( currere ),合作,聲音( voice ),對話日誌,地方,對自我、經驗、神話、夢與想像的後結構描述。   第二流派是女性主義自傳,其主要概念包括社區( community )、中間通道( the middie passage)、重建自我。   最後一個流派是從傳記和自傳的角度理解教師, 包括合作性傳記、自傳實踐、教師的「個人實用知識 」、教師經驗( teacher lore )和教師生活的傳記研究。   尊重每一個體的存在體驗,追求人的自由與意識水平的提升是 「自傳性 / 傳記性課程理論 」的宗旨。    自傳性 / 傳記性課程理論的主要代表包括:派納、格魯梅特、戴格諾、陶伯曼、多爾( Mary Aswell Doll )、 米勒、雷尼格( ReiniRer )、巴特( Richard Butt )、雷蒙德( Danielle Raymond )、康奈利、克蘭迪寧、 舒伯特( William Schubert )、阿那爾斯( WilliamAyers )、古德森( Ivor F. Goodson )、等等。  該課程思潮的產生是西方課程理論範式轉換的重要標誌,其倡導者代表了西方課程理論的 「先鋒派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