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Walker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王文科 課程與教學論 P.254》 瓦克(walker, 1975,pp.gl-135 )為了考驗自己的依據與深思熟慮觀念,曾觀察喀特琳藝術方案( Kettering Art Project )小組活動三年多的時問,仔細記戲他們的行動、論點與決定 ·瓦克藉著分析抄本與其他資料,將課程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因素區隔開來 · 他下結論說:典型上依據包括各種概念、理論與目的,都是仔細形成與想出的 · 此外,他認為仍有一些較少被仔細思考的觀念,也應包括在內,即意象以及程序 · 一旦吾人開始就某一教學單元或方案與他人交互影響,即進人「深思熟慮」階段( de liberatit ' e phase )。瓦克主張此時正是吾人試著去為比較具有一貫性的觀點(即概念、理論、目的)以及常場產生的觀念(即意象、程序)辯護,此時可能是處於混淆不清的過程”由此觀之,深思熟慮階段可能是一個既混亂又費時的階段,但卻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關鍵階段 · 誠如艾斯納( Eisner . 1 975 )思索自己參與喀特琳藝術方案的經驗時所說的:「團體深思熟慮的『無效率』可能是比效率更有效能,是似非而是的言論」( p . 163 )。又如 Brice ( 2002)所主張的‘深思熟慮的討論,相當複雅,且需有重要的溝通技巧和行為規範 ·深思熟慮階段的最後,在為行動的採行,擭致若干的決定。但有關特別行動及其可能獲致之結果,欲取得一致共識,是經由不斷討論,才選取的最具有防衛性的解決方案。至於「設計」階段( de , ign phase )則是匯集所有的決定,累積形成特定教材的產品,屬於輸出成果的階段,也是將深思熟慮階段所作成的各種決定,具體化為教材的形式。由於自然模式試圖描續課程發展過程中實際發生的一切,因而突顯該模式缺乏可循的顯序以及嚴謹的程序之缺失 · 艾斯納( Eisnor . 1 973 ) 曾回憶自己參與喀特琳方案的感想指出:泰勒所指的三種目標的來源(學生、社會、教材),在該方案中僅考慮教材一種: 學生雖然重要”但在課程發展過程期問,欲在我們的工作中,扮演真正校心的角色,簡直是太遙遠了,而且在我們的深思熟慮(階段)中,社會簡直是從未出現過的 · … … ( p .165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