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黃州快哉亭記〉vs〈岳陽樓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黃州快哉亭記〉與〈岳陽樓記〉類似之處甚多,同為受人囑託而為文,而作者與修樓築亭之人又同是被貶之士,故文章深意不在寫景敘事而在以理慰人及自勉自勵,可謂借題發揮之作,在形式上都是先敘後議, 但在立論見解上,(岳陽樓記)能擺脫個人憂樂之情,希冀士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而能抱著「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的心胸。而〈黃州快哉亭記〉只以「境隨心生」之理慰朋儕,以求心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強調的是個人如何自適的修養。 人生際遇有順有逆,能如蘇轍所言,自適以求快,以順處逆,以理化情,做到「素貧賤行乎貧賤」、「素患難行乎患難」, 便是一個坦蕩蕩「無入而不自得」的君子, 但較諸范仲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仁者胸懷,終遜一籌!故本文在形式雖有與〈岳陽樓記〉近似之處,如〈岳陽樓記〉首段為序言,第二段寫岳陽樓之景觀,末段為發 抒己見之議論, 〈黃州快哉亭記〉亦..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岳陽樓記修樓築亭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宋代貶謫文學岳陽樓快哉亭記理慰自勉自勵范仲俺蘇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