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荊浩《筆法記》六要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氣和韻的意義,和謝赫提出的氣、韻意義相同。不過謝赫提出的氣韻乃指人物畫,指的是人體呈現出姿和態、情和趣所給人美的感受。也可以說氣韻即神,即神姿、神態、神情。氣韻又可以代表兩種極致的美,氣代表陽剛的美,韻代表陰柔的美。氣乃指人或物的骨體,韻乃是這種骨體所流露出的風姿美感。氣、韻本指人物畫,荊浩則指的是山水畫,山水的骨體以及所流露出的美感不同於人物,無法像人物畫那樣取其氣韻,只好以筆取氣,以墨取韻,以筆取其山水的大體結構得其陽剛之美,以墨渲染見其儀姿得其陰柔之美。  「氣者,心筆隨運(《山水純全集》作:『隨形運筆』,更妙),取象不惑。」即是要心手相應,下筆肯定、迅速,方可見其生氣。山水畫有生氣即神在其中了。這就是得山水「真」的第一個條件。否則,心手不能相應,取物象左右遲疑,欲行又止,則不可能見其有生氣,亦則無「真」矣。 「韻者,隱跡立形,備儀不俗。」指的是用墨皴染,「隱跡」指無人為斧鑿之跡,所謂玄化而自然。「立形」指顯示物象之形,但要備其儀姿而不俗,方有韻味。當然韻還包括氣本身的韻。有韻,才是「真」的表現。 氣韻本指人物對象,和筆墨無涉,但在山水畫中,要靠筆取氣,靠墨取韻。所以,氣、韻和筆墨聯繫起來了。荊浩之後,論畫之氣韻者,往往更多地指筆墨技巧。 「思者,刪撥大要,凝想物形。」通過思而取物之真。所謂去粗存精,去偽存真。 根據莊子思想,「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真,不拘於俗(《莊子‧漁父》)。」但自然界有時受到華偽的影響,「真」亦會被隱藏起來,被非本質的東西所埋沒。所以,莊子雖然主張「法天貴真」,但對存有華偽的外表,他又強調用雕鑿,所謂「既雕既鑿,復歸於樸。」荊浩的「刪撥大要,凝想物形」就是這個意思。 「景者,制度時因,搜妙創真。」景的表現,固然要突出季節(時因)性,更要搜其妙而創「真」。 「筆者,雖依法則,運轉變通。不質不形,如飛如動。」用筆表現物的法則、形體,運轉變通,但不能受形質的拘束,要如飛如動。這裡正和「氣者」相通。 「墨者,高低暈淡,品物淺深,文采自然,似非因筆。」用濃淡不同的墨皴染出物的高低、淺深、去其斧鑿之痕,而達到「文采自然」。這裡正和「韻者」相通。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荊浩六要筆法記山水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