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山水畫分為南北二宗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我國山水畫分為南北二宗的論說,乃是由明代董其昌、莫是龍與沈顥等人所倡議的,董、莫、沈三氏把我國自李唐以來,以迄於朱明的山水畫名家歸類為兩大系統,而把此兩大系統依附於禪宗自唐朝分為南北二宗的說法,以加強其倡論繪畫藝術分宗說的旨趣。有關山水畫分宗的論說,朱明時代的莫是龍之「繪說」與董其昌的「畫禪室隨筆」幾乎有一致的說詞,為觀其詳,茲引錄如下: 莫是龍「繪說」云:「禪宗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始分也;北宗則李思訓父子著色山水,流傳而為宋之趙幹、趙伯駒、伯驌以至馬遠、夏珪輩。南宗則王摩詰始用渲淡,一變鈎斫之法,其傳為張璪、荊(浩)、關(仝)、郭忠恕、董(源)、巨(然)、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 董其昌之「畫禪室隨筆」亦云:「禪家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則李思訓父子著色山水,流傳而為宋之趙幹、趙伯駒、伯驌,至馬、夏輩。南宗則王摩頡始用渲淡,一變鈎斫之法,其傳乃張璪、荊、關、郭忠恕、董、巨、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亦如六祖之後有馬駒、雲門、臨濟兒孫之盛,而北宗微矣。要之,摩詰所謂:『雲峯石迹,迥出天機,筆意縱橫,參乎造化』者,東坡贊吳道子、王維畫壁云:『吾於維也無間言』,知言哉!」 沈顥則是擁護董、莫分宗說的後學,在他所著「畫麈」一書中,隨聲附和董、莫二氏的分宗說論調,其書麈中的分宗篇云:「禪與畫俱有南北宗,分也同時,氣運復相敵也。南側王摩詰,裁構高秀,出韻幽澹,為文人開山,若荊、關、(畢)宏、張(璪)、董、巨、二米、子久、叔明、松雪、梅叟、迂翁,以至明之沈、文,慧燈無盡。北則李思訓,風骨奇削,揮掃躁硬,為行家建幢,若趙幹、伯駒、伯驌、馬遠、夏珪,以至戴文進、吳小山、張平山輩,日就孤禪,衣缽麈土。」 綜觀以上董、莫、沈三家對山水畫分宗說之論旨,有其雷同之處。要言之,三家均一致認為畫之南北二宗正如禪家有南北二宗之分,畫與禪家南北分宗均始自唐朝。而對於繪畫南北二宗之不同要點,乃是認為北宗的山水畫重傅彩著色,南宗則僅以水墨寫繪而不著色。另外一個重點則是,北宗的山水採用鈎斫法。而南宗則是施用滃染渲淡之法。 因為董其昌為朱明大儒,位重名高。因此,為其所倡論的宗派說乃不脛而走,而且聲勢浩大,支配儒林之思想甚久,再加以莫是龍、沈顥與陳繼儒等人之同聲揚論,因之,益形奠定山水畫南北分宗立論之堅強地位。其實,深究我國畫史演變之事理,客觀而言,董玄宰等人所倡議之分宗說實有黨同伐異之嫌,其表面之作用雖謂為「尚南貶北」,其實,其深意之所在,乃在專意推崇士大夫之畫藝,而打擊畫院畫家,以及一般較乏文學修養之畫家。而因其本身原為文學之士而兼習畫藝者,以自己之立場掩蓋他派人士,恐遭物議,故假南北分宗之說以為護符,然其私心害理之處欲蓋而彌彰,牽強附會之處大乖事理,引喻失義之處甚多,諸如所擧南北宗畫家之不符實際,另謂南宗畫家之不著色,惡意批評其所謂北宗人士畫風之不足取法,凡此種種均屬失實偏激之論。所幸後世有識見清明公允之士,起而辯說其言論之失當。如清朝李修易氏在其名著「小蓬萊閣畫鑑」之前,開宗明義,即對宗派論調作義正詞嚴之駁斥。謂:「近世論畫,必嚴宗派,如黃、王、倪、吳知為南宗,而於奇峯絕壁即定為北宗,且若斥為異端。不知南北宗由唐而分,亦由宋而合。如營邱、河陽諸公,豈可以南北宗觀之,吾輩讀書弄翰,不過抒寫性靈,何暇計及某家皴、某家點哉!老子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吾願學者勿拘於宗派也。」 李修易又以宏廓無私之讜論開導後人,切勿執迷於宗派之說,並繼續述說國人一向尊崇南宗而憚畏北宗之理由,謂:「或問均是筆墨,而士人作畫,必推尊南宗,何也..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山水畫董其昌南北分宗南北宗畫禪室隨筆畫院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