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子猶訪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子猶訪友】出自《世說新語》南北朝劉義慶編撰。 內容如下: 王子猷居山陰。 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 因起徬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 人問其故,王曰:「吾本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註解> 左思:晉朝人,作「三都賦」,因世人競相傳抄,為之洛陽紙貴。 山陰:今浙江紹興縣。 剡:ㄧㄢˇ。剡縣,在浙江省。 戴安道:名逵,性耿潔,善文章、彈琴,屢被徵召,不仕。     翻譯:王徽之住在山陰,夜晚下著大雪,他忽然驚醒,點了燭光,叫童子斟酒。四下非常安靜,卻使他感到非常徬徨不安,而詠著左思的招隱詩。忽然想到住在 剡的戴安道,就坐著小船去找他,過了一夜才到,到了門口他就回家了。大家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已經興盡而歸,何必一定要見他呢?」 賞析:王子猷「乘興而行」、「興盡而返」,這所謂「興」也是「興會」的意思。就在大雪紛飛,睡飽之餘,開戶對雪,飲酒賦詩,感物之餘想起戴逵好友,興沖沖去拜訪;然而一旦船行又過了一夜,時空變改,也許無雪、無酒,人亦疲倦,這時「興會」不再─那種/自然/人事/情感相配合下的情境早已消靡無蹤,如此,又何必見戴安道呢? 心得:東晉士人王子猷居於山陰(今紹興)。有一夜,大雪初霽,月色清朗,他就坐了一只小船到剡溪去訪朋友戴安道。將到戴家門口的時候,他竟忽然叫回船。從人不解,問:“為何不去見戴?”他說:“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戴?”原來,“訪戴”只是一個借口,在月光裡沐浴倒是子猷的真實目的。顯然,這是一個無法讓他人知曉的朦朧的心願,它並不是人人都能深諳其味的。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對心裡的一些美好的感受是不能夠隨便說出口的,一說就給就沒了。雖然戴奎被子猷當成了借口,但我想即使戴安道知道了也不會介意,甚至還會大加賞嘆,因為作為一代雕塑大家的戴安道不可能不是性情中人。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興盡而返世說新語子猶訪友戴安道王子猷王子猷居山陰詠左思三都賦造門不前而返乘興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