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徐喬-經濟學

主題:國語文-病梅館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病梅館記  龔自珍 ( 明清 )  原文第 1 段  語譯第 1 段  江寧之龍蟠,蘇州之鄧尉,杭州之西谿,皆產梅 或曰:「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為美,正則無景;梅以疏為美,密則無態。」固也。此文人畫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詔大號,以繩天下之梅也;又不可以使天下之民,斫直,刪密,鋤正,以夭梅、病梅為業以求錢也。梅之欹、之疏、之曲,又非蠢蠢求錢之民,能以其智力為也 有以文人畫士孤癖之隱,明告鬻梅者,斫其正,養其旁條,刪其密,夭其稚枝,鋤其直,遏其生氣,以求重價,而江、浙之梅皆病。文人畫士之禍之烈至此哉!   予購三百盆,皆病者,無一完者。既泣之三日,乃誓療之、縱之、順之,毀其盆,悉埋於地,解其棕縛;以五年為期,必復之全之。予本非文人畫士,甘受詬厲,闢病梅之館以貯之。 嗚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閒田,以廣貯江寧、杭州、蘇州之病梅,窮予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     漁父  屈原   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 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嗚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閒田,以廣貯江寧、杭州、蘇州之病梅,窮予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莊子.養生主》有一則「庖丁解牛」的主題寓言,說庖丁在 文惠 君面前,做了一場「解牛」的工夫展示。這場展示當然不是屠宰技巧,而是在為生命理境的開顯鋪設一條前進之路。「庖丁解牛」的原文是這樣: 庖丁為 文惠 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 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 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 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 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 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 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 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 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病梅館記蘇州之病梅龔自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