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李歐塔-後現代狀態-關於知識的報告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後現代狀態:關於知識的報告La condition postmoderne: rapport sur le savoir 作者:李歐塔 原文作者:Jean-Francois Lyotard 譯者:車槿山 出版社:五南 §內文1我們的工作假設是:隨著社會進入被稱為後工業的年代以及文化進入被稱為後現代的年代,知識改變了地位【1】。這種過渡至少從五○年代末就開始了,對歐洲來說這標誌著重建的結束。各個國家的過渡有快有慢,各個活動部門的過渡也有快有慢:因此很難寫出完整的編年史,很難畫出總表【2】。一部分描述只可能是臆測的。但我們知道,過分信任未來學是不謹慎的【3】。 與其制定一張不可能完整的圖表,我們不如從一個特徵出發,它能立即決定我們的研究對象。科學知識是一種論述。我們可以說,四十年來的所謂尖端科技都和語言有關,如音位學與語言學理論【4】、溝通問題與控制論(cybernetique)【5】、現代代數與資訊學【6】、電腦與其語言【7】、語言翻譯問題與語言-機器兼容性研究【8】、存儲問題與數據庫【9】、遠端傳訊與「智能」終端的建立【10】,吊詭邏輯(paradoxologie)【11】:以上是明顯的證據,這還不是完整的清單。 這些科技變化對知識產生的影響應是巨大的。受到影響或即將受到影響的是知識的兩個主要功能:研究與認知的傳遞。關於第一個功能,遺傳學提供了外行也能明白的一個例子:它的理論派典(paradigme)來自控制論。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關於第二個功能,我們知道,由於各種儀器的標準化、微型化和商品化,知識的獲取、整理、可獲取性處理、利用等操作在今天已經發生了變化【12】。我們有理由認為,資訊機器的增多正在影響並將繼續影響知識的傳播,就像早先人類交通方式(運輸)的發展和後來音像流通方式(媒體)的發展曾經做的一樣【13】。 在這種普遍的變化中,知識的性質不會依然如故。知識只有被轉譯為資訊量【14】才能進入新的渠道,成為可操作的。因此我們可以預料,一切被構成的知識,如果不能這樣轉譯,就會遭到遺棄,新的研究方向將服從潛在成果轉變為機器語言所需的可轉譯性條件。不論現在還是將來,知識的「生產者」和使用者都必須具備把他們試圖發明或試圖學習的東西轉譯到這些語言中去的手段。關於翻譯器的研究已經取得很大進展【15】。隨著資訊科技的霸權,某種邏輯佔了上風,由此生出一整套規範,它們涉及的是那些被人當作「知識」而接受的陳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李歐塔後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