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曹丕<典論論文>第五段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第 5 段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辭,不託飛馳之勢,而聲名自傳於後。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顥而制禮,不以隱約而弗務,不以康樂而加思。夫然,則古人賤尺璧而重寸陰,懼乎時之過已。而人多不強力;貧賤則懾於饑寒,富貴則流於逸樂,營遂目前之務,而遺千載之功。日月逝於上,體貌衰於下,忽然與萬物遷化,斯志士之大痛也!融等已逝,唯幹著論,成一家言。 語譯第 5 段 文章,是治理國家的偉大事業,也是個人永垂不朽的重要工作。人的壽命有終了的一刻,榮華享樂也只限於自己一生,這兩件事物都會有一定的期限,不像文章的流傳千古無窮無盡。因此古代作家,寄託生命在文辭中,將思想表現於著作內,不必借重優秀史家的美辭,肯定也無須依賴達官貴人的提拔吹捧,然而聲名自然流傳後世。所以當年周文王被囚時仍然推演易象,周公旦顯達後尚且制作周禮;既不因困窮不得志而不從事著述,也不因安逸享樂而轉移心思放棄。因為如此,所以古人輕視徑尺的璧玉反而珍惜分寸的光陰,是懼怕時間的流逝啊!可是現代人大多不知努力自勉,貧賤就畏懼飢寒,富貴就縱情享樂,於是只知營求眼前的事務,卻遺棄了千年不朽的功業。歲月不停地流逝,體貌逐漸衰老,很快地將與自然萬物一同變化死亡,這才是有志之士最感悲痛的啊!如今孔融等人已經去世,只有徐幹著有中論,完成了自成體系的專門著作。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古人賤尺璧而重寸陰周旦顥而制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