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段落翻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華靡,自為乳兒,長者加以金銀華美之服,輒羞赧(害羞而臉紅)棄去之。二十忝(慚愧的自謙之詞)科名,聞喜宴(宋朝制度,賜宴新科進士)獨不戴花。同年曰:「君賜不可違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又髒又破的衣服)以矯俗干名,但順吾性而已。 我們本是寒微的人家,世代以清白的家風相傳。我生性不喜歡奢華,從小,長輩給我戴上金銀華美的服飾,我就會害羞臉紅馬上脫掉。二十歲僥倖考中進士,聞喜宴上只有我沒簪花,同榜的人說:「花是皇上的恩賜,不可不戴。」不得已才插上一朵。平日衣服只求禦寒,食物只求飽肚,但是也不敢穿得汙穢破爛、故意違背習俗來求取節儉的名聲,只是順著個性罷了。 眾人皆以奢靡為榮,吾心獨以儉素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為病。應之曰:孔子稱「與其不遜(奢華越禮)也,寧固(簡陋)」;又曰「以約失之者鮮矣」;又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古人以儉為美德,今人乃以儉相詬病。嘻,異哉! 一般人都以奢侈華靡為光彩,我心裡卻認為節儉樸素才是美德。別人都笑我固執鄙陋,我卻不以覺得有什麼不對。我回答他們說:孔子說過:「與其放縱越禮,不如固陋。」又說:「因為儉約謹慎而犯過失(的人)是很少..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節儉吾性不喜華靡孔子宋朝制度,賜宴新科進士清白聖賢聖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