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憲問第十四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荷蕢:荷,音「賀」,用肩膀扛著。蕢,音「愧」,用草繩或竹 片編成的盛土器具,似今日的簸箕。荷蕢,肩背著草筐。 荷蕢是指工具的名稱.不是人物吧@@~ 出處是這裡 【原文】 子擊磬(1)於衛,有荷蕢(2)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3)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則厲(4),淺則揭(5)。」子曰:「果哉!末(6)之難(7)矣。」 (《論語·憲問第十四》) 【語譯】 孔子在衛國敲擊著磬,有一位肩背著草筐的人從孔子的門前經過,說:「這個擊磬的人真有心思啊!」過了一會兒又說:「真是鄙陋而頑固啊!既然沒人瞭解自己,那就顧好自己就好了。《詩經》說:水深就穿著衣服涉水過河,水淺就提起衣襟涉水過河。」孔子說:「說得真乾脆啊!沒什麼好質問他的了。」 【研析】 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論語·憲問》)是說微生畝問孔子,為何如此忙碌奔波,四處遊走,是不是在顯示自己的口才? 孔子表示不是顯示口才,是痛恨頑固不化者。荷蕢者、微生畝和當時一些人都不太瞭解孔子,表現的態度,必然有提建議的,有說三道四的,可能還有謾罵的,面對這一切,孔子都不為所動,正面以對。 儒家的主張,是真正能福國利民的,更進一步藉著禮樂教化,還要民德歸厚,甚至返本歸真,要在世間體現純真、善良和寬容的正面風貌,就不能只顧自己了。當時的君主不能採用儒道為邦,所以孔子周遊列國,闡明儒道主張,這樣做應該是堂堂正正的,但世間也存在相生相剋的理,相應而來的是奸佞小人、別有用心者的阻撓和攻擊。荷蕢者雖覺得孔子有淑世之心,但他可能仍停留在「不可則止,事不關己」的狀態,禮樂教化人心超出他小小自我的想像範圍。從這樣看來,儒家的主張,就算是亂世征伐風行,和禮樂教化並列很不協調,但顯然還是人們很需要的,君主一時雖不能採用,漢代採用了,是很可貴的,還是應該堅持的。 給..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深則厲淺則揭荷蕢有心哉棲棲無乃為佞乎硜硜第十四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