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古詩十九首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行行重行行 說明:這首詩和下面幾首都是思婦詞,雖然寫個人離別之情,但和前面幾篇一樣,也都是東漢末年動盪不寧的社會現實的反映。 青青河畔草 說明:這首思婦詞,用第三人稱寫的。在『古詩十九首』裡,這樣寫法是唯一的一篇。 凜凜歲云暮 說明:這首詩,是寒冬深夜裡夢境的描寫,反映出一種因相思而墜入迷離恍忽中的悵惘心情。 孟冬寒氣至 說明:這首詩和前面『凜凜歲云暮』一樣,也是描寫寒冬長夜裡深閏思婦的別恨離愁,表現其堅定不移的情愛。前篇是空床獨宿所產生的夢想,本篇是星空悵望而引起的遙思,兩篇在意境上也是相類似的。 青青陵上柏 說明:這首詩是一位失意之士藉由他所看到的當時政治首都洛陽的一些現象,寫出了個人不平之感,和不滿現實的心情。 今日良宴會 說明:這首詩寫客中對酒聽歌的感慨,表現出『貧士失職而志不平』的憤激心情。 驅車上東門 說明:這首詩,是流蕩在洛陽的遊子,因為看到北邙山的墳墓而觸發的人生慨嘆。 生年不滿百 說明:這首詩,和『東城高且長』『驅車上東門』兩篇用意略同。詩中強調的是及時行樂的思想; (一)名稱   古詩十九首的名稱,始見於南朝梁蕭統昭明文選所列:一、 行行重行行;二、青青河畔草;三、青青陵上柏;四、今日梁宴會;五、西北有高樓;六、涉江采芙蓉;七、明月皎夜光;八、冉冉孤生竹;九、庭中有奇樹;十、 迢迢牽牛星;十一、迴車駕言邁;十二、東城高且長;十三、驅車上東門;十四、去者日以疏;十五、生年不滿百;十六、凜凜歲云暮;十七、孟東寒氣至;十八、 客從遠方來;十九、 明月何皎皎。   昭明文選最早把這十九首詩(無題目,且不知作者的五言抒情短詩)編輯在一起,並為這十九首詩加一個總題 目:古詩十九首。後人則習慣取 其第一句為篇名。 (二)源流   古詩十九首的源流,承襲詩經、楚辭之後一組重要作品。自古詩十九首後,詩歌就脫離 詩經的四言詩體和楚辭的騷體(騷體大抵文句鋪張綿衍,好用兮字以襯音節),開始了沿襲二千年之久的五、七言詩體。在古典詩歌裡,寫得最多的就是五言和七言 詩,而古詩十九首就是五言古詩中最早期、最 成熟的代表作品。 (三)作者   古詩十九首的作者,歷來眾說紛紜:或言不知何人所作;或言西漢 枚乘一人 之作;或言西漢 枚乘、東漢 傅毅等人之作;或言東漢末年不知名文人之作。蕭統將古詩十九首編入昭明文選時並未列作者, 應該當時已不知其作者是誰。 (四)內容   清 沈德潛說詩晬語:「古詩十九首,不必一人之 辭,一時之作。大率逐臣棄婦,朋友闊絕,遊子他鄉,死生新故之感。」(逐臣,被貶謫放逐的臣子。闊絕,離別、分離。死生新故,言亂世中產生的人生感慨。)古詩十九首的內容,瀰漫著 人生無常的悲戚與時光難再的哀傷,充滿了當及時行樂的悲觀論調與消極頹廢的人生觀。 (五)特色  1.語言樸素,渾然天成:古詩十九首的文字雖簡單樸實,但全詩渾然成形,含意深 遠,容易引起共鳴。這種詩要掌握的是它的真正精神、感情和生命的所在,而不是摘取一字一句去分析。  2.情意真切,引發共鳴:古詩十九首的內容多半寫的是人生最基本的感情,如離別的 感情、失意的感情和憂慮人生無常的感情。這種詩具有極大的普遍性和深刻的感染力,容易令人產生共鳴。 【賞析】 此詩或雲是婚後夫有遠行,妻子怨別之作。然細玩詩意,恐不然。或許是寫一對男女已有成約而尚未成婚,男方遲遲不來迎娶,女方遂有種種疑慮哀傷,作出這首感情細膩曲折之詩。 冉冉孤生竹,結根泰山阿。 竹而曰「孤生」以喻其孑孑孤立而無依靠,「冉冉」是柔弱下垂的樣子。這顯然是女子的自喻。「泰山」即「太山」,大山之意。「阿」是山坳。山是大山,又在山阿之處,可以避風,這是以山比喻男方。《文選》李善注曰:『結根于山阿,喻婦人托身於君子也。』誠是。 與君為新婚,菟絲附女蘿。 菟絲和女蘿是兩種蔓生植物,其莖蔓互相牽纏,比喻兩個生命的結合。《文選》五臣注:『菟絲女蘿並草,有蔓而密,言結婚情如此。』從下文看來,菟絲是女子的自喻,女蘿是比喻男方。「為新婚」不一定是已經結了婚,正如清方廷珪《文選集成》所說,此是『媒妁成言之始』而『非嫁時』。「為新婚」是指已經訂了婚,但還沒有迎娶。 菟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 這還是以「菟絲」自喻,既然菟絲之生有一定的時間,則夫婦之會亦當及時。言外之意是說不要錯過了自己的青春時光。 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 從這兩句看來,男方所在甚遠,他們的結婚或非易事。這女子曾企盼著,不知何時他的車子才能到來,所以接下來說:「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這首詩開頭的六句都是比,這四句改用賦,意盡旨遠,比以上六句更見性情。 傷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過時而不採,將隨秋草萎。 這四句又用比。蕙和蘭是兩種香草,用以自比。「含英」是說花朵初開而未盡發。「揚光輝」形容其容光煥發。如要採花當趁此時,過時不採,蕙蘭亦將隨秋草而凋萎了。這是希望男方趁早來迎娶,不要錯過了時光。唐杜秋娘《金縷衣》:『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與此兩句意思相近。 君亮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張玉谷說:『代揣彼心,自安己分。』誠然。這女子的疑慮已抒寫畢盡,最後遂改為自我安慰。她相信男方諒必堅持高尚的節操,一定會來的,那麼自己又何必怨傷呢?   資料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609102006935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行行重行行凜凜歲云暮孟冬寒氣至思婦詞東漢末年青青河畔草青青陵上柏驅車上東門今日良宴會古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