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典論論文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敝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見之患也。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咸以自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亦良難矣!蓋君子審己以度人,故能免於斯累,而作論文。   文人彼此輕視,自古就已如此。傅毅比起班固,文才不相上下;可是班固卻輕視他,在寫給弟弟班超的信上說:「武仲因為會寫文章而擔任蘭臺令史,可是他一下筆就寫個沒完。」一般人喜好炫耀自己的長處,可是文章並非只有一種體裁,很少有人能將各種體裁都寫得很好,因此各拿自己的長處,輕視別人的短處。俗語說:「自家的破掃帚,卻當作千金寶物。」這就是看不見自己缺點的弊病啊。當今的文人有:魯國的孔融,字文舉、廣陵的陳琳,字孔璋、山陽的王粲,字仲宣、北海的徐幹,字偉長、陳留的阮瑀,字元瑜、汝南的應瑒,字德璉、東平的劉楨,字公幹,這七位先生,在學問上無所遺漏,在文章上不抄襲他人,都自以為是馳騁千里的良駒,各恃其才而並駕齊驅。想要使他們互相欽服,實在不容易啊!君子先審察自己再去度量別人,所以能夠免除上述的毛病,我本著這個觀念,而寫了這篇論文。 典論論文- 許弘網站- 教學園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典論論文北海徐幹偉長善於自彼此輕視東平劉楨公幹汝南應瑒德璉王粲仲宣、而文非一陳留阮瑀元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