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王安石 〈傷仲永〉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金谿(江西省金谿縣;王安石外祖父的家鄉)民方仲永,世隸耕(世代耕田)。仲永生五年, 未嘗識書具(不認識紙筆墨硯),忽啼求之(忽然向父母哭吵要紙筆墨硯)。 父母異焉(訝異),借旁近與之。 即書詩四句(寫出四句詩),并自為其名(寫上自己的名字)。其詩以養父母、收族(團結族人)為意, 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人們指著東西,讓他作詩,他立刻便揮成詩), 其文理(文采道理)皆有可觀者。 邑人奇之(鄉人視之為天才兒童), 稍稍賓客其父(宴請仲永的父親),或以錢幣乞之(拿錢求仲永寫詩)。 父利其然也(認為有利可圖),日扳(ㄅㄢ; 帶著)仲永環謁(到處拜訪)於邑人,不使學(沒有讓他好好學習)。 予聞之也久。明道(宋仁宗年號)中,從先人(父親)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 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仲永寫出來的詩句,不能如過去所聽聞的那般神奇)。 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 曰:「泯然(形跡消滅的樣子)眾人矣。」 (仲永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王子(王安石)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於材人(一般人)遠矣 。卒之為眾人,則其受於人者不至也(最後成為平凡人,是因為沒有接受後天的良好教育)。 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賢也,不受之人,且為眾人(就算有天賦,若沒有接受後天的教育培養, 也會變為平凡大眾)。今夫不受之天,固眾人;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邪?(若沒有天賦,固然已經是平凡人了;若還不接受教育,恐怕都稱不上是平凡人)」 傷仲永 王安石著  金谿(江西省金谿縣;王安石外祖父的家鄉)民方仲永,世隸耕(世代耕田)。仲永生五年, 未嘗識書具(不認識紙筆墨硯),忽啼求之(忽然向父母哭吵要紙筆墨硯)。 父母異焉(訝異),借旁近與之。 即書詩四句(寫出四句詩),并自為其名(寫上自己的名字)。其詩以養父母、收族(團結族人)為意, 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人們指著東西,讓他作詩,他立刻便揮成詩), 其文理(文采道理)皆有可觀者。 邑人奇之(鄉人視之為天才兒童), 稍稍賓客其父(宴請仲永的父親),或以錢幣乞之(拿錢求仲永寫詩)。 父利其然也(認為有利可圖),日扳(ㄅㄢ; 帶著)仲永環謁(到處拜訪)於邑人,不使學(沒有讓他好好學習)。 予聞之也久。明道(宋仁宗年號)中,從先人(父親)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 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仲永寫出來的詩句,不能如過去所聽聞的那般神奇)。 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 曰:「泯然(形跡消滅的樣子)眾人矣。」 (仲永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王子(王安石)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於材人(一般人)遠矣 。卒之為眾人,則其受於人者不至也(最後成為平凡人,是因為沒有接受後天的良好教育)。 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賢也,不受之人,且為眾人(就算有天賦,若沒有接受後天的教育培養, 也會變為平凡大眾)。今夫不受之天,固眾人;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邪?(若沒有天賦,固然已經是平凡人了;若還不接受教育,恐怕都稱不上是平凡人)」 傷仲永 王安石 金谿(江西省金谿縣;王安石外祖父的家鄉)民方仲永,世隸耕(世代耕田)。仲永生五年, 未嘗識書具(不認識紙筆墨硯),忽啼求之(忽然向父母哭吵要紙筆墨硯)。 父母異焉(訝異),借旁近與之。 即書詩四句(寫出四句詩),并自為其名(寫上自己的名字)。其詩以養父母、收族(團結族人)為意, 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人們指著東西,讓他作詩,他立刻便揮成詩), 其文理(文采道理)皆有可觀者。 邑人奇之(鄉人視之為天才兒童), 稍稍賓客其父(宴請仲永的父親),或以錢幣乞之(拿錢求仲永寫詩)。 父利其然也(認為有利可圖),日扳(ㄅㄢ; 帶著)仲永環謁(到處拜訪)於邑人,不使學(沒有讓他好好學習)。 予聞之也久。明道(宋仁宗年號)中,從先人(父親)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 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仲永寫出來的詩句,不能如過去所聽聞的那般神奇)。 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 曰:「泯然(形跡消滅的樣子)眾人矣。」 (仲永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王子(王安石)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於材人(一般人)遠矣 。卒之為眾人,則其受於人者不至也(最後成為平凡人,是因為沒有接受後天的良好教育)。 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賢也,不受之人,且為眾人(就算有天賦,若沒有接受後天的教育培養, 也會變為平凡大眾)。今夫不受之天,固眾人;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邪?(若沒有天賦,固然已經是平凡人了;若還不接受教育,恐怕都稱不上是平凡人)」   傷仲永 原文 金溪民方仲永,世隸耕。仲永生五年,未嘗識書具,忽啼求之。父異焉,借旁近與之,即書詩四句,並自為其名。其詩以養父母、收族為意,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觀者。邑人奇之,稍稍賓客其父,或以錢幣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環丐於邑人,不使學。 予聞之也久,明道中,從先人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曰:「泯然眾人矣。」 翻譯 金谿平民方仲永,世代以種田為業。仲永長到五歲時,不曾見過書寫工具,忽然哭著要這些東西。父親對此感到驚異,從鄰近人家借來給他,他當即寫了四句詩,並且親自題上自己的名字。這首詩以贍養父母、團結同宗族的人作為內容,請全鄉的秀才觀賞。從此有人指定事物叫他寫詩,他能立刻完成,詩的文采和道理都有值得欣賞之處。同縣的人對他感到驚奇,漸漸地請他的父親去作客,有人用錢與禮物求仲永寫詩。他的父親認為那樣有利可圖,每天牽著方仲永四處拜訪同縣的人,不讓他學習。 我聽說這件事很久了。明道年間,跟隨先父回鄉,在舅舅家見到方仲永,他已經十二、三歲了。叫他寫詩,已不能與從前聽說的相稱了。(之後)再過了七年,我從揚州回來,又到舅舅家,問起方仲永的情況,舅舅說:「他的才能完全消失,跟普通人沒兩樣了。」   【原文】金溪民方仲永,世隸耕。仲永生五年,未嘗識書具,忽啼求之。父異焉,借旁近與之,即書詩四句,並自為其名。其詩以養父母,收族為意,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觀者。邑人奇之,稍稍賓客其父,或以錢幣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環丐於邑人,不使學。   予聞之也久,明道中,從先人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曰:「泯然眾人矣。」   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於材人遠矣。卒之為眾人,則其受於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賢也,不受之人,且為眾人。今夫不受之天,固眾,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邪! 翻譯: 金谿的居民方仲永,世代皆隸屬耕田的人家。仲永活到五歲,從沒見過文具,有一日忽然哭著說要文具。仲永的父親感到非常的驚訝,向鄰居借來給仲永,仲永立即寫下四句詩句,並在詩稿上籤下自己的名字。他詩的內容以奉養父母、團結族人為主,他們請了鄉中的秀才來看仲永的詩。從此之後大家便指定一個東西要仲永作詩,仲永都能立即寫下詩..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傷仲永不使學王安石方仲永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邪宋仁宗指物作詩收族日扳仲永環丐於邑人,不使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