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盈盛
阿摩第 2 期

國三上  

12020
◄ 返回列表 回覆
 0 

【新聞】把賓士車換成悠遊卡的董事長 - 王品集團戴勝益

發表于: 2011/12/27


「小孩子絕對不能讓他們未富先貴,還沒有賺錢,貴氣就出來,那就完了,了尾仔就出來了。」戴勝益說,一貴氣,每天只想買名牌、跟別人比較,以後鐵定失敗。「現在就讓他們走投無路,了解任何東西得來不易,他們才會懂得知足,這是我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一個一千多元的背包,一雙兩千多元的氣墊鞋,Polo衫加牛仔褲兩千多元,還有腰際幾百元的計步器,這是營收近五十億元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每天的固定行頭。

他從褲子口袋掏出皮夾,現金之外,只有悠遊卡、器官捐贈卡和兩張信用卡,「我剪掉紅利積點的信用卡,換成現金回饋的,才不用處理那些禮品,生活更簡單。」戴勝益說。

他有一頭棕色挑染的頭髮,戴勝益解釋,「我從年輕以來都有染頭髮啊,愛漂亮嘛。」於是,額頭上這一小撮棕色頭髮,成為他過去奢華生活的唯一遺跡。

過去,是個講究排場的小開 
剪個頭髮要三千,聚餐必吃鮑魚

時間拉回到二十一、二年前,當年戴勝益三十歲出頭,在家族企業三勝帽業上班跑業務,公司是爸爸和大哥的,對老二戴勝益沒有要求,也沒有期待。他想成為企業家卻沒有舞台,但是小開的身分和家族的金援,足以讓他打扮成企業家。

他整年的「企業家」行頭清單是這樣的:造型師費用十五萬元,治裝費三十萬元(必穿三宅一生、亞曼尼或Trussardi),指定到遠東飯店三十八樓Eros剪三千元的頭髮,開三百萬元的賓士車,每個月司機加保養費要十五萬元。全盛時期,他一年參加四個社團,會員費全部二十萬元,活動費加捐款超過一百萬元,每晚聚餐必吃鮑魚、魚翅、喝紅酒。

「就覺得一定要這樣才是企業家,誰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後喊我了尾仔(台語:敗家子)。」戴勝益自我解嘲。

這樣的日子過到三十九歲,戴勝益才跨出家族的庇蔭創業,跟親朋好友週轉了一億六千萬元創立王品集團。創業初期,他不脫小開的愛排場性格,三年內集團發展散彈打鳥,涵蓋大非洲野生動物園、外蒙古全羊大餐、一品肉粽等五大事業體,最後倒賠兩億多元,為了週轉,每個月光利息要還一百多萬元。

白天,戴勝益忙著跑三點半調頭寸,在冰冷的現實中打滾;晚上,他繼續穿著華服周旋於上流社會間,當「企業家」。白天、晚上落差太大,名實不副的生活,讓戴勝益每天去社團都不開心,但他還是繼續去,因為「早早回家表示地位不夠重要,會有失落感。」

事業、生活掙扎了三年,一件事徹頭徹尾改變了他。當時,王品牛排有一位洗碗工許媽媽,每天,她洗完四小時的碗後,繼續撿拾空寶特瓶為生。就在某天晚上,許媽媽為了撿拾滾落到大馬路上的寶特瓶,竟被汽車撞擊身亡。

這是一記當頭棒喝!戴勝益想到自己每月花十五萬元坐黑頭車,而員工一天賺四百元還要兼差,「感覺人家員工辛辛苦苦一天賺不到幾個錢,我開關個車門幾分鐘時間就花掉了,很丟臉。」戴勝益說。

許媽媽事件,讓他決心不再奢華排場,他先停掉設計師,然後辭退司機,把賓士換成福特,穿西裝改成穿普通襯衫。但真的這樣做,感覺好像被富豪俱樂部除名,渾身不自在。

一個洗碗媽媽,讓他從奢華中醒悟 
卻被朋友奚落「活著哪有趣味」

當時他還參加一、兩個社團,有天晚上聚會結束,飯店門口按照往例停滿一排黑頭車,站好一排司機,準備招呼主人上車。隔了許久,會員看戴勝益還站在門口,問他「你的車是哪台?」戴勝益快速回了句「喔,最後那一台黃色的。」然後低頭迅速鑽進計程車,揚長而去。

不久,朋友們知道戴勝益正在轉變生活方式,奚落他,「你這些(指物質享受)都沒有了,活著幹什麼?活著哪有趣味?」他啞口無言,身旁朋友一一離去,默默忍受孤單。

所幸,此時王品牛排成立三年,因為缺乏上軌道的組織流程制度,面臨發展瓶頸,戴勝益為了決定發展王品牛排單一品牌,還是持續五種事業傷透腦筋,他把不應酬、節省下來的時間,全部投入建立王品牛排標準化流程,無暇思考物質行頭。

「時間一多出來,可以念很多書,我的書都是這十年念的。還可以走萬步、想公司的事情、寫作、畫畫,人生開始富足了。」戴勝益說。

每天,他吃完早餐背上背包後,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或走路上班,晚上下班回家吃飯。吃完飯後,完成一天走一萬步的走路計畫,然後看書、寫書、睡覺。現在,他每年的治裝費不超過十萬元,也不用設計師了,穿的費用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多出來的預算,他用來出國旅行、增長見聞,至今他已行遍八十個國家。

戴勝益認為,要把生活從奢華變樸素,最難克服的是別人的眼光;只要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一個月,就會習慣。

「他(指戴勝益)以前的領導風格非常霸氣!愛漂亮又要與眾不同。」王品集團總經理、創始股東李森斌說。他回憶戴勝益年輕時非常在意外表,常研究自己哪個角度好看,怎樣打扮更獨特,然後開會討論以自己的決定為主,一點點不如己意,就會發脾氣。但十年前先有王品面臨轉型、後來家族企業又財務週轉不靈,才讓戴勝益放下虛榮,面對自己。

為了讓員工也像他一樣,生活回歸基本面,不盲目追求外在物質,專注工作,心靈因知足而富足,戴勝益也用這套方法管理員工的欲望。

如今,不盲目追求物質 
給孩子最好的禮物:知足

首先,取消所有幹部的司機、公司車,並規定私人買車也不得超過一百五十萬元,並規範全公司不能應酬、不能炒股。同時,高階主管自付差旅費,公司也不負擔任何交際費用。

平均一般餐飲業行政開支每年約占總營業額一○%,厲行這套欲望管理原則後,王品集團只有三%,省下來的錢相對提高集團獲利,股東、員工分紅金額都提高。

這樣對他來說還不夠,戴勝益深知當有錢人小孩的壞處,特意把自己的欲望管理學用在教養下一代,不讓孩子的欲望無限制擴張。

儘管親戚朋友的小孩全都念貴族學校,但他兩個小孩從國小到國中,都念學區內的學校,自己走路去上學,並嚴禁他們在學校提起父親是誰;零用錢一個月是一千元,直到大學出國讀書,零用錢才升級為每月一萬元(包含三餐所有花費)。

「小孩子絕對不能讓他們未富先貴,還沒有賺錢,貴氣就出來,那就完了,了尾仔就出來了。」戴勝益說,一貴氣,每天只想買名牌、跟別人比較,以後鐵定失敗。「現在就讓他們走投無路,了解任何東西得來不易,他們才會懂得知足,這是我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欲望管理成績單
駕馭欲望前
治裝費1年30萬元
造型師費用1年15萬元
交通費用1年180萬元
賓士轎車300萬元

駕馭欲望後
治裝費1年10萬元
造型師費用0元
交通費用1年50萬元
福特汽車50萬元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