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媚
阿摩第 3 期

高三下  

27569
◄ 返回列表 回覆
 0 

【新聞】政府不出手 供需大失衡──流浪教師10萬大軍將再創新高

發表于: 2012/03/01


今年國中小教師因課稅而減課,空出10分之1上課時數,需要聘1萬5千到2萬名代課教師;教育部宣布今年國小每班教師數從1.5名調升到1.55名,可增聘7百名正式教師。因而,媒體日前陸續釋放教育部的「大利多」訊息:「1/4流浪教師,今年可捧飯碗」、「年輕人想當老師,趁今年!」


推出聘請鐘點教師上場等政策,可以真正解決國內師資供過於求的問題嗎?


跨入民國101年,各縣市教育局面對第一道教師課稅配套問題:宜蘭縣等縣市許多國小辦理「鐘點教師」遴聘,結果乏人應徵。狀況出在鐘點老師每小時260元,薪資跟清潔工薪資不相上下,而且打工性質對鐘點教師也是噩夢──錢少又沒年資。


事實上,根據教育部最新師資培育統計年報顯示,全台仍有近8萬名流浪教師尚在覓職,依據目前師培人數推估,5年內,「流浪教師10萬大軍」就要出現了!

▲台灣省教育會2006年1月17日召開十年教改總體檢記者會,台灣省教育會總幹事王玲惠(左)表示,對於教改師資培育的增加,與新生兒出生的遞減,造成過多的流浪教師出現,師資的培育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及檢討。(圖文/中央社)

現在真實的情況,很弔詭,合格儲備教師找不到正式教職,繼續在校門外流浪,但教師課稅多出來的課,卻沒有人願意上!


家長、國中小校長普遍憂慮,小孩的導師竟是代課老師,且年年更換,很難適應。至於鐘點代課教師更是來來去去,班級管理沒延續性、容易衍生管教爭議。


許多家長更質疑,代理代課老師當中,還有近1/4為不具備教師資格的老師,全台97年不合格代理代課老師有1千4百多人,98年增至2千9百多人,99則再增至5千2百多人。最大的警訊是:「這如何說服社會大眾,學校能提供優質教育呢?」



修法暴衝 師培人數失控
流浪教師問題為何如此嚴重,回溯歷史。在民國83年之前,我國的師資培育制度是依《師範教育法》推動,全國需要的師資由3所師範大學及9所師範學院專負責培養,民國82年,修法大暴衝,將《師範教育法》直接改為《師資培育法》,師資培育管道也從過去僅限於師範大學及師範學院,擴大讓一般大學可以設置教育學程,廣開師資培育之大門。


廣開大門雖然讓教師來源多元,但未控管人數,每年從師培學校、學程畢業的學生,人數節節攀升。


不料,在少子化衝擊下,加上政府財政困難,學校減班、教職難覓,儲備教師成為流浪教師,18年來,人數衝到7萬6千人,估計未來5年,人數會突破10萬。



5年10萬流浪教師 浪費國家人才
根據教育部統計,近3年參加教師資格檢定考試的人數,分別為98年為1萬891人、99年為1萬1,030人,100年則是9,921人,平均人數約1萬人,但不包含具有資格卻未參加檢定考試者,因此推估,每年至少培育超過1萬名師資。


教師資格檢定考試的通過率約為6成,以每年一萬人報考,約只有6千位能取得教師資格。


不過,能進一步成為正式教師、作育英才的,更少。以新北市101年核准退休的老師有650人,以最寬鬆的方式計算推估到全國退休教師數,不會超過4千人,結果就算退休的教師職缺都補了,也還有2千位儲備教師,沒有教職,加上另外4千位未參加或沒通過資格考的師資生,簡單來說,每年有6千個師資培育生的人力被浪費。


更浪費的不只如此!


每年6千名流浪教師,未來5年就會增加3萬人,加上現在的7萬多人,5年內,我國的流浪教師就要破10萬,這些人力也勢必陸續轉入補教、私校、轉考公務人員等,以師資培育的資源、人才培育的觀點看,是相當可怕的浪費。



僧多粥少 流浪教師另找頭路
問題就在,前端的師資培育人數沒控管,後端的政府不開教師缺額。


83年開放師培多元制度時,沒有做好全國教師需求數詳細的研究,每年培育1萬5千名師資,看似足夠,卻輕忽我國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嚴重後果,持續廣開師培大門,結果,出生人口快速下降,師資培育卻越來越多,控管機制完全失靈。


政務委員、台大教授薛承泰在「410教改」時就已提醒,我國的新生兒出生率,將會從民國70年代每年約40萬人,降低到80年代每年的30多萬,90年以後,更可能只有20萬左右,對教改訴求中的「廣設高中、大學」呼籲應慎重做未來學生數的評估。果然90年以後每年新生人口數,約20萬人,學校減班,教師超額,結果在外流浪的老師更多。


新北市101年度中小學教師有650人退休,但高中、國中才開160個缺、國小以下則164個缺額,324個缺剛好是退休人數的一半,其他縣市更不用說,根本連一半都不到,僧多粥少,大家搶破頭,很多覺得沒希望的,便早早轉換跑道。


甚至很多優秀師培學生知道畢業即失業,寧選其他科系,也不想投入教師行列,影響我國師資培育的素質。


不僅如此,廣開師培大門,美其名讓師範大學及師範學院專轉型,其實是讓師範大學及師範學院專失去優良傳統,更因為限縮了公費生名額,讓過去能靠讀書翻身的清寒優秀學子,失去一個管道,也讓貧窮現象不斷複製,沒有翻身機會,在在都是我國未來教育的隱憂,但卻未獲重視。



前端控管後端淘汰 創造師培新景
不論是教師課稅配套,造成無人願意擔任行政工作和科任教師,拉大偏遠鄉間孩子與都市孩子的學習落差;師資培育法修法,師培人數失控,流浪教師每年創新高;由小看大,在在顯見政府制定政策缺乏前瞻性與數據佐證。


錯誤的政策,後果難以收拾,但是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師資培育問題相當嚴重,已非教育部在政府組織改造後,設置師資培育司就能解決,流浪教師很多、學校聘不到合格代理教師、學校鐘點教師太多、師培單位招不到優秀人才等問題,一定要全盤檢討、思考,並配合修法與各項機制配合,才能讓我國師資培育制度更趨完善,培育出專業敬業的師資,強化我國教育力。


首先,政府制定政策前,務必做好數字(人數與經費)的精確推估,不必在文字推敲上煞費苦心,遺漏重要的數字管理。


其次,針對師資培育機構進行把關,檢討每年師培人數,以目前每年培育約1萬人,應該以每年10%的目標逐年遞減,5年後,每年的師培人數將會降到5千人,若以教師資格檢定考的6成通過率,每年就會有3千位合格教師,較能符應教育現場的需求。



落實考核機制 儘速啟動評鑑
除了前端的師培人數控管外,後端的淘汰機制也應該儘速啟動。教師評鑑入法已經是全民期待,但是教育部卻遲遲不敢實施,事實上,教師接受評鑑、淘汰不適任教師,是改善教育品質、維護學生受教權益的應有作為。


高中以下教師約20萬人,如每年可淘汰1%到3%,可提供2千到6千個教師缺額,加上每年退休教師約4千人,每年可提供約6千到1萬個教師職缺,不僅讓教育界注入新血,也能激起現任教師的危機意識,提升教學品質,在10年內逐步解決流浪教師突破10萬人的問題。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