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Li
阿摩第 2 期

高二下  

16514
◄ 返回列表 回覆
 1 

【國中】校長的小革命: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

發表于: 2012/11/10


校長的小革命: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

lihpao-copy-jpg-69x27_180051.jpg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2年11月7日 上午3:45

課稅減課下一步怎麼辦 系列2-1

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解決老師不願當行政的老問題

■潘慶輝

公私立國中小、幼稚園教職員工今年元月1日起要課稅,教育部將教師課稅所得的72億餘元,引發諸多後遺症,反讓全國各縣市教育局束手無策,監察院10月11日糾正教育部,教育部近期內也必須需回覆監院後續解決對策,尤其老師不願當行政的老問題更加惡化,教育部必須儘速去思考與面對,方能解決教學水平的問題。

「教師課稅減課」上路後,低薪的鐘點教師與非合格教師匆促站上講台,政府還看不見學校裡的士氣低迷與教學效能低落,還把免試升學的教育改革效果高唱入雲;當學校裡的老師必須超鐘點上課,喪失備課提升教學水準的原意;鐘點老師為求生計,來來去去無法融入學校,政府還訂定了高標準的教師進用要點,使得學校開學了,還找不到合適、可用的老師。

優良行政本應是教學專業輔手

當教師超鐘點、提高導師費,在原上班時間上增加了許多收入,又免兼許多學校組織間的工作,學校的行政人員就需要負擔更多的行政,耗費更多的時間,接受更多的質疑和攻擊,卻沒有相對的提高薪資,增加津貼,造成行政上的調度困難,與增加不必要的糾紛與誤解。

政府也看不到學校行政人員的資淺當道,組織鬆弛,學校的運作經常處在嘗試錯誤的局面作業,或者是不敢縝密規劃、勇敢求新,將培養人才的組織圈,推入因循苟且與敷衍塞責的荒謬當中。

行政弱格 教學退化

在國民教育的現場,教師們在課稅後的條件後,都是優先選擇科任,既沒有學生輔導的壓力,不必有繁忙的備課,還可以有充裕的時間休息和運動,至少在請假或調課上都非常的方便;再來選擇低年級任教,學生小,班級經營輕鬆,學生課業單純,能夠簡單上手,導師費也即將提高到4000元,還可以有空兼教課後輔導班,另外賺進些許的鐘點費。

至於教師兼行政的工作,就顯得乏人問津,因為除了整天忙碌之餘,職務加給礙於法令的限制並沒有提高,沒有寒暑假的長假期可供調整身心靈狀況,還得應付隨時發生的偶發事件,如果學校行政不符合所謂的「民意」,動則被家長和學生申訴,還得被媒體審判,並可能被行政處分或處以國家賠償。

相對的低薪工作與煩重的責任,造成無人願意從事學校行政的工作,因此資淺的教師,在甄選時便被附帶要求擔任行政工作,尤其是擔任生教組長、庶務組長與衛生組長的工作,在不瞭解學校生態的狀況下,要能順暢地處理各種親師生的糾紛也難。

資淺人員不熟悉學校制度的原意,沒有足夠的經驗建立人脈資源,運用組織領導,進行規劃、執行與考核;欠缺系統思考的訓練,無法從對的地方和正本清源的事務做起;分不清楚教師與外界的要求是為了私利還是為了公益,無法判斷什麼是緊急、何者為重要,偏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行政決定經常偏離了辦學的目的和原則。

教育現場還有更離譜的作法,那就是所有的正式老師倚老賣老,不願意擔任行政工作,那麼主任與組長的工作由誰來擔任呢?那就是代理代課教師。代理代課老師擔任高年級輔導與教學的責任、擔任學校行政規劃的責任、擔任學校管理工作的責任。代理教師工作年年更換,行政經驗經常青黃不接,因此,生活輔導的偏差、教學工作的紊亂、學校系統的缺漏,就讓社會更感覺到教育到了非大刀闊斧改革不可的時候了!

台灣的教育專業如果缺乏主動敏捷的行政支持,會有創新、卓越的品質嗎?

制度亂攪 權能失序

從現行的教育生態分析,學校的工作環境越趨複雜,例如:學校開放民眾使用與辦理各項社會教育,沒有專責機構負責,加重總務處和學務處的負擔;場地的養護與安全設施的維護,沒有專案的經費挹助,事事都要總務處節省、張羅;教師減課、超鐘點,增加教務處職務分配與課務管理的困難。

另外,教師員額編制不足,增聘鐘點代課教師,不管是選用、管考或在職進修,都增加教務處的負荷;霸凌、性侵害、高風險家庭的社會議題,被吵得沸沸揚揚,教育部動不動就祭出甲級通報、記大過處分與永不錄用條款,把教育事務當治安事件在管,把教育人員當警察一樣命令、調動,增加了學務處的風險與責任。

凡此林林總總,兼任行政人員的組長與主任,現在都站上第一線首當其衝,經常需要面對來自社會與行政單位的威嚇、警告與提醒,甚至是陳情、指責與提告,因此,對於兼任行政的職務,資深教師避之唯恐不及,因為能平安退休最好。

制訂職級務分配辦法,以積分制、資深制,反而把責任與職位交給資淺教師;資淺教師在缺乏人脈、制度與資源的狀態下,勉強做個一兩年,也就依循校內辦法逃之夭夭,再讓新進的菜鳥教師重新磨練,重新嘗試錯誤,讓我們的學校行政體制變質,讓我們的學習輔導與生活輔導,在無法累積經驗、傳授經驗、創造經驗的情境下,一再墮入薛弗西斯輪迴的荒謬困境。

霸凌不歇、體罰不止、毒品入侵、黑幫圍事、校園抗爭、親師衝突、族群挑釁、安全漏洞等等,往往反應著一種無法正本清源的做事邏輯——臨渴掘井,更潛藏著一種虛應故事的心態——船到橋頭自然直,同時更呈現著一種低蕩的懼怕心理—媒體審判,諸如此類的壓力和風險,選擇逃避,其實只是一種人性的基本反應。加上退休俸額被逐漸削減,繼續留在職位上等因奉此,避開風險,追求安全,更趨保守的性格將成為學校文化的明顯特色。

從生態系統的觀念來衡量,教育界和家長們可以容忍這樣的怠惰因循嗎?

思維重整 權責相符

學校理當是辦理教育的地方,應該讓專業而資深的教師有尊榮的領導教學群,做好備課、說課、教課、觀課與評課的工作,以提升教師的教學水準;讓資深的同儕做好系統性的行政工作,支援教師做好研究、教學和咨詢服務,以獲得社會的認同與尊重,更讓政府與社會大眾信任教師,讓教師安心的貢獻所學,認真地輔導學生,並照顧他們在退休後應有的生活水平。

一、沒有良好的行政團隊,不可能有卓越的教學表現。

二、沒有分工的行政支援,不可能有安全的學生照護。

三、沒有資深的領導系統,不可能有健全的學校效能。

四、沒有政府的堅定政策,不可能有穩定的行政措施。

五、沒有社會的尊榮維護,不可能有奉獻的教育情境。

六、沒有公平的薪資條件,不可能有和諧的組織平衡。

七、沒有明確的權責條款,不可能有正義的學校價值。

八、沒有尊嚴的退休政策,不可能有安分的工作情緒。

或許,我們該認真考慮的是:

政府啊!教育改革到底要透過誰的手去完成?

也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的是:

孩子的學習品質沒有提升,所有的改革措施都是功虧一簣!

那,那,政府啊!要不要信任老師,尊重老師,因為信任老師、尊重老師,才能培養社會的中堅價值,提供孩子撫育與教育的好手。

那,那,政府啊!要不要支持行政,提供權能,因為優質而主動敏捷的行政,才是輔佐教學專業發展,護衛學生學習平台的能手。

(新北市秀朗國小校長)

http://tw.news.yahoo.com/校長的小革命-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164955553.html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