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Lin
阿摩第 3 期

高三下  

239408
◄ 返回列表 回覆
 1 

【新聞】狠父的慈愛 視障女變心理師

發表于: 2013/11/15


【聯合報╱記者董俞佳/台北報導】

盲人能做的不只是按摩。卅二歲的朱芯儀自師大心輔所畢業後,考取心理諮商師證照,成為國內第一位視障心理師。她在父親的「殘忍」教學法下,學會自立,兩人的互動過程,被勞委會職訓局改編拍成微電影「相信」,昨天舉辦首映會,感動無數人。

 

十七歲正是一個女孩的黃金時期,但朱芯儀也正是在那年失去了雙眼的視力,昨天她和父親朱文源一同出席勞委會職訓局與視障者職業重建服務中心共同舉辦的記者會,為身障多元就業加油。

 

清秀的大眼、開朗的笑容,不說沒人知道朱芯儀雙眼幾近全盲,從小課業、運動樣樣精通的她,卻在十五歲那年,因腦瘤壓迫神經,影響視力,右耳全聾、右半部肢體也缺乏協調性。

 

朱芯儀說,生病之後,「家中就上演很多次芭樂劇情,」她曾多次想要自殺,從陽台跳下一了百了,媽媽一邊從後面強拉著她,一邊哭喊:「妳若活不下去,媽媽也不想活了!」有一次,她心想:「不如暫時活看看吧!」

 

從那一刻覺得「暫時活活看」,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年,自松山高中畢業、師大特教系第一名畢業,再考取師大心輔所,就學期間還跟同學環島兩次、嘗試過高空彈跳、潛水、拖曳傘等極限運動,還曾在九二一大地震時,和同學組團到南投為災民做心理輔導。

 

朱芯儀說,如果有「最佳輔導獎」這個獎項,爸爸一定可得獎,爸爸從不限制她任何事情,反而鼓勵她大膽去做,「且到非常『狠』的地步。」如要看不到的她自己上下學。

 

有次朱芯儀在車水馬龍的路上,撞到分隔島,跌了一跤,心中怨恨爸爸為何這麼狠?連陪自己上學都不願意。

 

後來,她才從同學的口中知道,原來爸爸一直在後面看著。

 

朱芯儀說,那時才知道,原來爸爸一直默默陪在自己的身邊,「我覺得自己是一坨屎,爸爸、媽媽還視我如黃金。」

 

朱文源則說,因為女兒看不見,所以更要讓她早些面對生活的現實面、學會照顧自己。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