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上
阿摩第 5 期
76650枚
◄ 返回列表 回覆
39

【情報】移民署考試文章:經濟學人中文版:放寬移民政策能夠為全球經濟產出釋放出巨大的動能

發表于: 2013/09/16


經濟不景氣時,各國政客難以抗拒打擊移民的誘惑。“讓這些臭哄哄的傢伙滾出希臘”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的標語如是寫道;在希臘這是一個日漸受到民眾支持,具有反對外來移民傾向的政黨。英國首相大衛•卡梅倫(David Cameron)已信誓旦旦地宣稱到2015年為止他將會減少一半以上的英國每年淨遷移人數。在美國,共和黨人正在思考反移民言論在多大程度上導致了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在總統大選中的落敗。政治論調亟需做出改變。有證據表明跨越國界增長的人流量能夠助燃全球經濟增長。
 

移 民的經濟學案例與自由貿易的相類似。貿易通過促使工人們專業化于他們具有相對較高效率的生產活動,增加經濟產出,從而給各國帶來經濟效益。而且,貿易開創 的市場越大,創新所帶來的固定成本就會被分攤的越薄,鼓勵產品推陳出新、推動理念革新發展。貿易自由化產生的效益遠高於成本,留存下來足量的盈餘得以補償 那些在此過程中受到不利影響的群體;各國政府正是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才開始大舉推動貿易自由化進程。

從實踐和理論這兩方面來說,外來移民都是後來才被考慮到的因素。在傳統的貿易模式中,擁有相似技術的交易夥伴(在這裡指勞動力,譯者注)所要求的薪資趨於相同,即便是沒有移民的情況下也是如此;這一現象贏得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學術名詞“要素價格均等化原理”。遺憾的是,要素價格均等化現象在現實世界中實屬鳳毛麟角。比如說,在2000年時,一名在墨西哥國內工作的工人和一個出生於墨西哥卻在美國工作的工人相比,這兩人具有類似的受教育水準和工作經驗,可前者的收入只有後者的40%。

多數此類的薪資差距是由生產率不同所引起的,生產率的差異是由基礎設施品質、福利機構效率和工作技能高低的差異所造成的。單 個工人,即便是極具才華和能力,也不可能有望憑藉其一己之力複製發達經濟體的良好環境為己所用。但遷移到工作條件良好的環境中能極大的提升他的生產率。一 個墨西哥工人在美國得到的報酬比在墨西哥得到的高,這是因為他能生產出更多的產品,這要歸功於美國高超的科學技術和運作良好的福利制度。

用不著競相降低富裕國家相對於貧窮國家的薪水比例,數以千萬計的就人會從貧窮的世界遷移到富裕的世界。的確,迅速飆升的移民人數有可能會暫時降低薪資水準。但是,如果這種移民趨勢進展的足夠緩慢允許各國調整投資,國界的開放就不會在移民流向和流出的經濟體內造成任何薪資水準的紊亂。而 且,移民自身會受益頗豐。威斯康辛-麥迪森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教授約翰•肯南(John Kennan)在一篇新發表的論文中估計:開放國境足以使發展中國家工人平均薪資每年提高10,100美元,增幅100%以上,這要歸功於選擇移民的人收 入的大幅提升。

這些更高的收入應該會促使全球範圍內的國民生產總值膨脹。英國華威大學 (University of Warwick )教授夏倫•瑪坎德(Sharun Mukand )在最近的一份論文中計算了發展中國家半數的勞動力流向發達國家所能產生的效應。當然,如此之巨的移民規模實際上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但是作為一種理論上的 推演卻具有指導性的意義。如果移民規模降低移民者與富裕國家之間生產率差距的1/4,那麼他們的平均薪資就會上漲7,000美元。這足以提高30%的全球 經濟產出量,約21萬億美元。其它研究發現移民能夠帶來效應甚至更大。現任教于西蒙•弗雷澤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保羅•克萊因(Paul Klein)和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古斯塔沃•文圖拉(Gustavo Ventura)曾在2007年合作發表一篇論文,他們認為勞動力的充分流動能夠將全球經濟產出提高達122%。 瑪坎德教授認為如此之大的收益遠遠高於打破現有貿易壁壘所能帶來的效益,後者只能提高1.8-2.8%的國民生產總值(GDP)。

即便是 略微放鬆對移民的限制(這也更切合實際)也能帶來巨大的回報。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蘭特•普裡切特(Lant Pritchett)估計:移民給發達國家帶來勞動力增長即便是只有區區的3%,這也比打破現有貿易壁壘所能帶來的年收益要高。女性融入發達國家勞動力大 軍是一個與此類似的例子:此舉擴大了勞動力供應並擴張了專業化範圍,卻並沒有替代“本地”男性勞動力。

然而發達國家的居民擔心外來移民獲 取的收益將以他們的利益為代價。可是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弗朗辛•布勞(Francine Blau)和勞倫斯•卡恩(Lawrence Kahn)兩位教授在一項針對這一問題研究而開展的調查中發現,幾乎沒有研究成果能夠表明移民會對本國居民的薪資水準造成負面影響。義大利央行經濟學家弗 朗切斯科•達穆裡(Francesco D’Amuri)與美國加州大學大衛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教授喬瓦尼•斐利(Giovanni Peri)在最近一篇研究西歐的論文中公佈了他們的發現:外來移民促使本國居民從事更為複雜的工作。由此而產生的“工作升級”在外來移民勞動力份額每增加 一倍的基礎上,為本國薪資水準來帶了0.6%的增長。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教授戈登•漢森(Gordon Hanson)認為,在那些外來移民能夠取代本國勞動力的領域,向外來移民或是他們的雇主收取一定的工作準入費用能有助於支付那些工作被取代工人的培訓或 是福利費用。


冷臉相迎

發達經濟體可能還會擔心它們的財政預算。威爾斯利女子 學院(Wellesley College)教授薩麗•佩克拉•克爾(Sari Pekkala Kerr)和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威廉•克爾(William Kerr)在一項針對財政研究而開展的調查中發現:外來移民可能在某些時候會比本國居民更密集地使用社會服務。雖然很難說外來移民會對公共財政造成系統性地消耗。但是一些新移民所繳納的稅收比他們所享有的社會服務要多,抵消了那些淨公共福利接受者給公共財政造成拖累的一大部分。

其它的國家擔心人才流會可能會對人才出流的經濟體造成損害。但是移居國外的可能性會激勵發展中國家的居民投資于教育,包括那些選擇留在自己國家的人。移民會產生回流國內的匯款;還會通過非正式的方式促進跨國貿易和投資。如果各國決策者能夠克服對外來者的恐懼,那麼由此所帶來紅利將會是巨大的。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