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阿摩用功日",VIP免費領取 前往

測驗達人

susan
博一上
54270次
司法特考錄..
高二下
53569次
魯筱筱
研二下
44595次
(+22次)
Cyril..
研二上
38278次
(+2次)
錄事考試
小六下
25910次

政治學題庫

【非選題】一、在政治學的研究中,有不少學者提出「重返國家」的理論訴求,主張國家應取代 「政治系統」成為研究政治的主要取向。請分析它對「政治系統」論的批評為何? 又它為何主張國家高於社會,甚至可以干預社會?(25 分)

#16436
編輯私有筆記
最佳解!
葉宇恆 大一上 (2015/04/01 21:35):
        鑒於對政治系統論的批判與反省,學者史卡契波(Skocpol)等人遂於1970年代提出了"把國家找回來"(Bring The State Back In)運動。關於其對於政治系統論的批評,以及其主張國家高於社會甚至可干預社會的原因,茲依題意,分述如下:(一)重返國家對於政治系統論的批評      1.重返國家運動認為,政治系統論只是單純的反映社會需求而已,缺乏官僚制度應有         的"相對自主性"(Autonomy)。      2.重返國家運動主張"政治系統"論的理論內涵過於抽象,與現實生活脫節,且不容易解釋         現實生活中的許多政治問題。      3.重返國家運動認為,伊斯頓(Easton)所提出的政治系統論,並沒有清楚的解釋"社會價值         的權威性分配"機制為何,且透過轉捩項所拍板定案出來的公共政..

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1F
thuimi 國三上 (2015/03/24 23:09):
1政治系統論排除討論國家,但是政治本身就是在探討國家作為,排除國家不論使其發展逐漸空洞。 2重返國家的理論訴求,是要求政治學研究必須重視國家,而國家因為唯一擁有合法強制力而高於社會。
3F
Cheng-zu Zou 高二下 (2015/06/16 17:15):

根據伊士頓D. Easton)所發明的政治系統理論,具有機械是一般的轉換過程,而忽略了國家機關自主性,因此70年代以後出現了『找回國家』的運動,從系統論與國家自主性的看法有相當大差異,因此已茲題意將重返國家論分析他對政治系統論的批評再說明主張國家高於社會甚至可以干預社會分述如下:

(一)   國家論對政治系統論的批評

1.      系統論的定義(主張)

系統論主要在處理環境問題,一開始將環境有哪些問題與影響將放入投入項,頭向項包誇要求支持,並將轉換後,產出了決定與行動就成為輸出項,然而輸出又會造成環境的影響而產出反饋的訊息,再將反饋的訊息再次投入輸入項,因此這樣的循環就稱為政治系統論

2.      系統論批判

學者卡斯納S. D. Krasner)著《比較政治》中提出「找回國家」的概念,使美國開始興起找回國家的運動,由於系統論把國家概念加已排除,可是政治事務本來就是解決國家問題因此造成許多學者批評。

(二)   主張國家高於社會甚至可以干預社會

1.       內外目的

外部國家對外追求利益但是往往也會受到其他國家影響

內部對內人民對國家服從,完成國家追求的目的,因為在自由開放市場的時代之下政府自主性低,因此後來學者覺得這樣不行所以政府還是要有是當的限制才能保護人民。

2.       自主性的

每個國家都是獨立自行管理國內的政治大小事,自動追求目標,而不是被社會控制的國家,強調國家控制與統治的過程。

3.       限制問題

由於在國家主義下個人與團體都會受到國家的結構上的限制

4.       衝突問題

在國家主義下社會資源的分配問題,也會加以限制因此造成彼此衝突。

備註:

國家主義相對的就是個人主義,通常是要求國民放棄個人利益享受,以國家整體利益為優先。


 

 

4F
蘇郁銘 大三上 (2016/11/30 06:19):
(一)新國家論對政治系統論的批評 1.系統論的主張 (1)政治系統論模型:系統的主要功能在於處理環境的影響。環境的影響及環境進入政治系統者,稱為「輸入項」,其指標為要求與支持。經過系統的轉換後,產生了權威者的決定與行動,即「輸出項」。輸出項又對環境造成影響,環境又反饋成為輸入項,如此循環,即構成政治系統模式。 (2)多元主義與國家中立模式:系統之輸出項乃決定於輸入項的壓力,而權威當局則呈現中立模式。因此整個政府決策過程乃呈現出多元主義式的國家中立模式。 2.對系統論的批判 在1970年代,學者S. D. Krasner提出「找回國家」的論點,而T. Skocpol則予以賡續,於美國學界引起「找回國家」的風潮。其以社會中心主義作為批判對象,進而提出國家中心主義,再度掀起以國家作為研究對象的浪潮。 此一被稱為「新國家論」的學派對於政治系統論提出了如下的批評: (1)忽略國家機關:忽視輸出項與輸入項之間的重要變項──國家機關。並重新審視國家機關於社會中的運作。國家的組織運作、統治角色、權威基礎乃構成了實存的政治經驗與議題。而系統論忽略了這些經驗與議題,造成研究上的盲點,所以有必要再回到國家概念。 (2)欠缺歷史意涵:系統論無法呈現歷史層面之意涵,而國家乃是具體存在的政治事實,國家的歷史發展構成了人類的重要經驗,所以有必要再度使用國家概念。 (二)新國家論的「國家自主性」主張 1.新國家與國家自主性 (1)新國家的意涵:T. Skocpol指出,對現代社會而言,國家乃是一組功能上分工的行政、治安、軍事等組織構成,並由一個行政權威所領導與協調。國家機關視從民間及取資源以創造、支持國家自身行政性、強制性的機關組織。國家機關是運作於民間社會的統治權威,具有相對自主性。 (2)國家自主性的意涵:T. Skocpol與N. Poulantzas指出,國家作為一個具有自主性的組織,自認是控制特定領土與人民,會依據自身組織的需求與平衡而有所主張,而非單純反映利益團體與階級的需求。 2.國家干預社會 (1)國家的內外部目的:國家對外追求國家利益,但國家行為的獨立性往往受國際組織、國際規範與其他國家的影響。對內目的是追求人民對國家權威的服從,完成國家所追求的目的。國家與人民間在小政府時代,因採取自由放任的治理態度,國家自主性較低。20世紀後,國家地位轉為積極,國家職權擴大,使國家自主性大幅提升,並與人民間的關聯性有所加強。 (2)國家是自主性的行動者:國家為一個獨立的行為者,具有自我追求的目標,而非社會偏好的反應,強調國家控制與統治是政治的重要運作過程。 (3)制度會對個體產生限制:無論在政治體系中的個人或團體,對於資源的掌握或個人利益的獲得都受到國家結構的限制。 (4)國家結構存在緊張與衝突:國家機關獲得獨立於階級利益的自主性時,對民間社會資源的汲取與分配往往會產生一定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