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孟子·滕文公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滕文公章句下(二)  景春曰:「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曰:「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子未學禮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門,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無違夫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翻譯:有個喜愛縱橫術名叫景春的人向孟子說:「魏國的公孫衍和張儀兩個人,豈不真是大丈夫(偉人)嗎?他們一發怒則使各國動兵,諸侯恐懼;當他們安居在家裡,則天下戰爭就跟著平息。」 孟子說:「這等人何能算是大丈夫呢!你沒有學過禮嗎?男子到了成年舉行加冠禮的時候,父親拿做大丈夫的道理教訓他;女人到了出嫁的時候,母親拿做婦人的道理教訓她,臨去的時候,送她到門口,告誡她說:『你去到丈夫家裡,一定要孝敬公婆,必須恭敬戒慎,不要違背丈夫。』把順從當作正道的,是做人妻妾的道理啊。(意思是說公孫衍、張儀這兩人,只知奉承諸侯,好像妻妾之奉承丈夫,怎能算是大丈夫呢?)所謂真正的大丈夫,是以仁存心,那是處於天下最廣大的所在(仁);以禮持身,那是天下最中正的地位(禮);以義行事,那是天下最正大的道路(義)。得志時,與民一起將正道發揚光大;不得志時,就獨自實行他得到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