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阿摩用功日",VIP免費領取 前往

主題:《邵公諫厲王弭謗》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邵公諫厲王弭謗》——《國語》  厲王虐,國人謗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瞽獻典,史獻書,師箴,瞍賦,朦誦,百工諫,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行善而備敗,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  王弗聽,於是國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於彘。  【譯文】  《邵公勸告厲王消除公開指責》  周厲王(周天子,名胡)殘暴,住在國都內的人公開指責厲王。邵穆公(名虎,周王的卿士)報告說:「百姓受不住您的支使命令了!」厲王發怒,尋得衛國(周代諸侯國)的巫者,讓他監視批評曆王的人。把謗者報告厲王,就殺掉他們。國都裏沒有誰敢再說話,在路上相遇,只能用目光示意(指敢怒而不敢言)。  厲王高興了,告訴邵公說:「我能制止謗言了,(大家)就不敢說話了。」邵公說:「這是堵塞百姓的口。堵住百姓的口(指限制言論),超過在河道上築堤堵塞水流。河道不暢通而堤壩決口,傷害的人一定很多,百姓也象河水一樣。所以治理河水的人要疏通河道,使之暢通,治理百姓的人,使百姓發洩(即讓百姓表達自己的各種情緒),讓他們講話。因此天子處理政事,命令公、卿以至列士獻詩,樂官(古代以盲人為樂官)獻曲(指反映民心、民情的曲子),史官獻書,少師(樂官的一種)獻箴言(一種用於規誡的韻文),盲者朗誦詩歌,讓盲人(蒙:特指睜眼瞎)背誦規誡的典籍,各種手藝人進行規勸,平民百姓通過官吏將自己的意見傳達到朝廷上,近臣盡心規勸,父母兄弟等彌補過失,糾察是非,樂官用樂曲,史官用典籍教導天子,元老、大臣警戒勸導天子(古代以六十老人為耆,五十為艾),然後君王對以上各種意見考慮取捨,所以政事通行而不違背情理。百姓有口,就好像土地有高山河流一樣,財物因而出產;如同土地有寬廣而平的地、低而潮濕的地、低而平的地、可以灌溉的地一樣,衣食的資源就因而生長。口用來發表言論,國家政事的好壞因而體現。實行百姓認為好的,防止百姓認為壞的,這大概才是用來增多財物衣食的辦法吧。百姓在心裏考慮,用口發表考慮好的意見,考慮成熟才發表言論,怎麼能堵住呢?如果堵住百姓的口,幫助你的人能有幾個?」  厲王不聽,於是國都裏的人再不敢講話。三年以後,便將厲王放逐到彘地(當時的邊遠之地)去了。 堯曰第二十 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眾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張又問:“什麼叫給人以恩惠自己卻不需什麼耗費?”孔子說:“借人民能夠得利的事情而使他們得利,這不就是給人以恩惠自己卻不需什麼耗費嗎?選擇可以役使老百姓的時候去役使,誰會怨恨呢?想得仁便得到了仁,又有什麼貪心呢?君子無論人多人少,事大事小,從不敢怠慢,這不就是泰然自若卻不驕傲嗎?君 子衣冠整齊,日不邪視,莊重地讓人望而生畏,這不就是威嚴卻不兇猛嗎?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壅其口,其與能幾何威而不猛川者,決之使導惠而不費民者,宣之使言泰而不驕邵公諫厲王弭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