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唐詩】遣懷 (杜牧)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唐、杜牧、遣懷   這首詩是杜牧對其揚州十年生活的追悔,表露出詩人一事無成的感傷。   落魄江湖載酒行,我現在失意潦倒,以酒為伴,帶著酒漂泊江湖, 楚腰纖細掌中輕。以前流連妓院縱情聲色,青樓妓女腰細身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回想在揚州十年的往事,好像作了一場春夢般覺醒, 贏得青樓薄倖名。到頭來,只落得在青樓女子中一個薄情郎的名聲。   【注釋】 落魄:漂泊。 楚腰:楚王好細腰的典故。這裡均指楊州妓女。 青樓:指妓女居處。   【賞析】 杜牧曾在淮南節度使牛僧孺幕府中任職,在揚州居住多年,政治上卻頗為失意,故日夜馳逐於娼樓歌館之間。但這首詩是杜牧對其揚州十年生活的追悔,表露出詩人一事無成的感傷。雖然說詩人生活放蕩不羈與其政治失意不無關係,但如此虛度年華實令人嘆惜,連詩人自己也悔恨不迭。    《遣懷》是一首追悔詩,杜牧追憶揚州歲月,對於沉淪的生活後悔不及。「十年」很久;「一覺」短暫,兩者有鮮明的對比,表達出詩人十年一事無成的後悔。「揚州夢」詩人既知這是一場夢,即表示他已醒悟,「覺今是而昨非」,否定了以前十年揚州的放蕩生活。「贏得青樓薄幸名」「贏得」二字極具諷刺意味,詩人十年一事無成,只「贏得」一個「薄幸名」,自嘲中表示悔恨之情。     杜牧,以此詩總結自己前半生,到底他是如何醒悟,我們不知。但後悔不已之情已知,人生在世,起伏難免,莫因一時失意,自我放棄,重蹈杜牧的覆轍─「十年一覺揚州夢」  這是作者回憶惜日的放蕩生涯,悔恨沉溺的詩。首句追敘揚州生活:寄人籬下。二句寫放浪形骸,沉溺於酒色。以「楚王好細腰」和「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兩個典故,形容揚州妓女之多之美和作者沉溺之深。三句寫流連美色太久,十年冶遊,於今方才省悟。四句寫覺醒後的感傷,一生聲名喪失殆盡,但存青樓薄幸之名。自嘲自責,抑鬱詼諧。   作者因政治上落魄失意,在揚州十年載酒行樂,倚紅偎翠,過著毫無拘檢的生活。現在回想起來,恍如夢幻,一事無成,反倒落了個輕薄負心郎的名聲。“十年”極言時間之長,“一覺”形容醒悟之快,“夢”字比況往事如煙,使失落的心情躍然紙上。次句的自嘲自解,進一步地抒發了辛酸悔恨之情。這兩句輕鬆中凝聚著沉重,詼諧中飽含著沮喪,懺悔中蘊藏著怨憤,言短意長,耐人玩索。俞陛雲說,詩人“不怨青樓之萍絮無情,而反躬自嗟其薄幸,非特懺除綺障,亦詩人忠厚之旨”(《詩境淺說續編》)。此語可謂提示了真正的內涵。   杜牧素有才志,可是轉眼荒廢了十年光陰,最終只“贏得青樓薄幸名”,有悖其夙志,怎不令他傷感悔歎?當然,杜牧寫這首《遣懷》或者也是有意無意地告誡親友後人:此生苦短,珍惜光陰便是珍惜生命,莫“用青春賭明天”。   杜牧,一位懷才不通的詩人,仕途坎坷,遂而失意氣餒,所以放浪形骸,風花雪月,流連青樓妓院,飲酒作樂。「江湖載酒行」浪行江湖,以酒為樂。「楚腰纖細掌中輕」中「楚腰纖細」用《韓非子.二柄》的典故:「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掌中輕」用《飛燕外傳》的典故: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寫出自己過著風花雪月的生活。如此看上去,詩人好像逍遙自在,樂在其中,但「落魄」兩字深深地表示詩人對自己沉淪的不滿。其實杜牧本非想如此,但懷才不遇而變得抑鬱,用了錯誤的方式來消愁解脫。   詩的前兩句是昔日揚州生活的回憶:潦倒江湖,以酒為伴;秦樓楚館,美女嬌娃,過著放浪形骸的浪漫生活。“楚腰纖細掌中輕”,運用了兩個典故。楚腰,指美人的細腰。“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韓非子·二柄》)。掌中輕,指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見《飛燕外傳》)。從字面看,兩個典故,都是誇讚揚州妓女之美,但仔細玩味“落魄”兩字,可以看出,詩人很不滿於自己沉淪下僚、寄人籬下的境遇,因而他對昔日放蕩生涯的追憶,並沒有一種愜意的感覺。   為什麼這樣說呢?請看下面:“十年一覺揚州夢”,這是發自詩人內心的慨歎,好象很突兀,實則和上面二句詩意是連貫的。“十年”和“一覺”在一句中相對,給人以“很久”與“極快”的鮮明對比感,愈加顯示出詩人感慨情緒之深。而這感慨又完全歸結在“揚州夢”的“夢”字上:往日的放浪形骸,沉湎酒色;表面上的繁華熱鬧,骨子裡的煩悶抑鬱,是痛苦的回憶,又有醒悟後的感傷……這就是詩人所“遣”之“懷”。忽忽十年過去,那揚州往事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贏得青樓薄倖名”—最後竟連自己曾經迷戀的青樓也責怪自己薄情負心!“贏得”二字,調侃之中含有辛酸、自嘲和悔恨的感情。這是進一步對“揚州夢”的否定,可是寫得卻是那樣貌似輕鬆而又詼諧,實際上詩人的精神是很抑鬱的。十年,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短暫,自己又幹了些什麼,留下了什麼呢?這是帶著苦痛吐露出來的詩句,非再三吟哦,不能體會出詩人那種意在言外的情緒。     前人論絕句嘗謂:“多以第三句為主,而第四句發之”(胡震亨《唐音癸簽》),杜牧這首絕句,可謂深得其中奧妙。這首七絕用追憶的方法入手,前兩句敘事,後兩句抒情。三、四兩句固然是“遣懷”的本意,但首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遣懷杜牧江湖纖細落魄薄倖青樓唐詩揚州楚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