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韓愈文集>><答李翊書>原文暨翻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六月二十六日,愈白。李生足下:生之書辭甚高,而其問何下而恭也。能如是,誰不欲告生以其道?道德之歸也有日矣,況其外之文乎?抑愈所謂望孔子之門牆而不入于其宮者,焉足以知是且非邪?雖然,不可不爲生言之。       生所謂“立言”者,是也;生所爲者與所期者,甚似而幾矣。抑不知生之志:蕲勝于人而取于人邪?將蕲至于古之立言者邪?蕲勝于人而取子人,則固勝于人而可取于人矣!將蕲至于古之立言者,則無望其速成,無誘于勢利,養其根而俟其實,加其膏而希其光。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晔。仁義之人,其言藹如也。       抑又有難者。愈之所爲,不自知其至猶未也;雖然,學之二十余年矣。始者,非三代兩漢之書不敢觀,非聖人之志不敢存。處若忘,行若遺,俨乎其若思,茫乎其若迷。當其取于心而注于手也,惟陳言之務去,戛戛乎其難哉!其觀于人,不知其非笑之爲非笑也。如是者亦有年,猶不改。然後識古書之正僞,與雖正而不至焉者,昭昭然白黑分矣,而務去之,乃徐有得也。   譯文    六月二十六日,韓愈禀告。李翊足下:你的來信文辭很好,而且請教問題的態度多麽謙虛恭敬。能象這樣,誰不想把那道理告訴你呢?道德的歸真爲期不會久了,何況它的外在形式(文章)呢?不過我只是所謂“望見了孔子的門戶和圍牆但尚未登入堂室”的人,哪裏能夠知道是對還是錯呢?雖然如此,還是不可不同你談談這方面的道理。    你所說的“立言”這句話,是對的;你寫的文章以及希望達到的目的,非常符合而且相接近。然而不知道你的志向,是祈求自己的文章超過別人而被人所取呢?還是希望達到“古之立言者”的境界呢?祈求自己的文章超過別人而被人取用,那你本來就超過了別人而且可以被人取用了!如果期望達到“古之立言者”的境界,那就不能指望它很快成功,不能被世俗的勢利所誘惑,應該培育果樹的根莖來等待它結果,多添燈油來盼望燈光明亮。根系發達的果樹,果實才會順利成熟,油脂多而好的油燈,火光才明亮。具有仁義之道的人,他的言語和和順順。       不過又有感到爲難之處。我所寫的文章,自己也不知道它達到沒有達到“古之立言者”的境界;雖然如此,學習“古之立言者”已經二十多年了。起初,不是夏..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