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呂溫--道州刺史廳後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予自幼時讀古循吏傳,慕其為人,以為士大夫立名於代,無以高此。前年冬,由尚書刑部郎中出為此州,雖履劇自課,而未能逮其意也。往刺史有許子良者,輒移元次山記於北牖下,而以其文代之。後亦有時號君子之清者蒞此,熟視焉而莫之改,豈是非之際,如是其難乎?予也魯,安知乎他?即命圬而書之,俾復其舊,且為後記,以廣次山之志云。(呂溫〈道州刺史廳後記〉) 翻譯:我自幼時以來閱讀《古循吏傳》,仰慕這些善良守法的官吏的為人,以為士大夫在時代裡建立名譽,沒有比這樣更高了。前年冬天,我從尚書刑部郎中被貶出到這州當刺史,雖然對自己實行了非常利害的審察,還是不能及得上那個意思。以往的刺史裡有個許子良的,就把元次山的《記》放在北面的窗下,而以自己的文章來替代。後來也有當時號稱君子裡的高潔的,細看過後卻沒能糾正。難道在那對錯之間,就像是那麼困難來分辨嗎?我就是愚笨的,為甚麼知道那些呢?我便立即命人塗改了再書寫,讓它回復舊貌,還要作了後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元次山為人自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