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周邦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歌詠周邦彥。葉嘉瑩在〈論周邦彥詞〉中評論周邦彥在中國詞史演進中的大功及特色。首先『顧曲周郎』說明了周邦彥對音律上的精通,《宋史‧文苑傳》稱其『好音樂,能自度曲。』,樓鑰《清真先生文集序》亦謂其『性好音律,如古之妙解,「顧曲」名堂,不能自己。』則周氏之自負其精音律,以『曲有誤,周郎顧』之『周郎』自比的心情,是可以想見的。』。而『賦筆新』則因周邦彥工於辭賦,從《宋史‧文苑傳》謂其『元豐初,遊京師,獻《汴都賦》萬餘言,神宗異之,令侍臣讀於邇英閣。』可知。/ 因此,周邦彥所以結北開南集詞之大成,在於其『慣於鉤勒』及『不矜感發矜思力』。周邦彥之前的作詞者多以自然直接的感發力量為作品中的主要素質,周邦彥則以『思索安排』為寫作之推動力的新質素。這源於其精音律工賦而來,因為精音律而能『自度曲』令其異於『依聲填詞』之特色更明顯,又由於賦體本身便是以鋪陳描述為其寫作手法,由此觀之,欣賞周邦彥詞不能不以揣測其建構安插其詞之思索途徑來下手。更進一步而言,細細觀察邦彥詞鋪陳之用心用意,更是讀其詞較能發現文詞藝術的好辦法。/ 既是擅用鋪陳安排,便正如賦體不大可能是三言兩語的一時興起便足以道盡,周邦彥所擅長的是長調慢詞。拜讀過前人解析周邦彥詞手法的功力及深入,此不敢言欲如何解剖其詞,私下以為,周邦彥所在意及精於畫面的描繪構成、安排情節時空,正如一部電影導演思索鏡頭如何運作如何切換、情節的時間裝..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賦體慢詞慣於鉤勒文苑傳文詞藝術汴都賦精音律葉嘉瑩詞史賦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