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呼蘭河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附上本文 大風來時是飛沙走石。似乎是很了不起的樣子。冬天,大地被凍裂了,江河被凍住了。再冷起來,江河 也被凍得腔腔的響著裂開了紋。冬天,凍掉了人的耳朵,……破了人的鼻子……裂了人的手和腳。…… 被冬天凍裂了手指的,到了夏天也自然就好了。好不了的,「李永春」藥鋪,去買二兩紅花,泡一點紅 花酒來擦一擦,擦得手指通紅也不見消,也許就越來越腫起來。那麼再到「李永春」藥鋪去,這回可不買紅 花了,是買了一貼膏藥來。回到家裡,用火一烤,黏黏糊糊的就貼在凍瘡上了。這膏藥是真好,貼上了一點 也不礙事。該趕車的去趕車,該切菜的去切菜。黏黏糊糊的是真好,見了水也不掉,該洗衣裳的去洗衣裳去 好了。就是掉了,拿在火上再一烤,就還貼得上的。一貼,貼了半個月。 呼蘭河這地方的人,什麼都講結實、耐用,這膏藥這樣的耐用,實在是合乎這地方的人情。雖然是貼了半 個月,手也還沒有見好,但這膏藥總算是耐用,沒有白花錢。……到後來,那結果,誰曉得是怎樣呢,反正一 塌糊塗去了吧。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地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了。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了,受不住的, 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那自然的結果不大好,把一個人默默地一聲不響的就拉著離開了這人間的世界了。至於 那還沒有被拉去的,就風霜雨雪,仍舊在人間被吹打著。 蕭紅《呼蘭河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