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塞鴻秋 薛昂夫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正宮】塞鴻秋  薛昂夫                功名萬里忙如燕,斯文一脈微如線。光陰寸隙流如電,     風霜兩鬢白如練。盡道便休官,林下何曾見?至今寂寞彭澤     縣。    【註釋】    ①“功名”句:為了功名,整天像銜泥築巢的燕子一樣忙碌。    ②“斯文”句:士子品格清高,文雅脫俗的傳統,已微弱如線。比喻那些苟苟營營於功名利祿的人已把人格喪盡。    ③“光陰”句:時間像白駒過隙,又如電光石火,轉瞬即逝。    ④“風霜”句:飽經風霜的兩鬢白得如素練一樣。練:潔白的絲絹。    ⑤“盡道”二句:都說就要辭官歸隱,可在林下哪裡見到了?此是化用唐代靈沏和尚的詩句:“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    ⑥“至今”句:直到現在也只有彭澤縣令陶淵明孤獨地辭官退隱而已。寂寞:此處指孤獨、孤單。    【賞析】    志在廟廊,以濟世為己任與心在山林,以隱逸為高志,是人格“互補”的兩個側面,所謂“出儒入道”,所謂“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即指此。但從根本上說,“兼濟”則是其主導方面,“獨善”則是“兼濟”不成後痛苦的自慰和解脫。對不少等而下之的文人來說,“兼濟”又成了追官逐利的藉口,“歸隱”則又成“終南捷徑”或故作風雅的表面文章。本曲之意,即在諷刺這種口是心非、表面斯文的假象。    開頭以四個比喻,生動地勾畫出官迷、政客們的可鄙形象,這些痴迷於仕宦之途的可憐蟲們,投​​機鑽營,蠅營狗苟,人格喪盡,知識分子所應有的氣度和尊嚴,在他們那裡已經蕩然無存。但正當他們為富貴功名而奔波勞碌的時候,青春已&l..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功名塞鴻秋薛昂夫風霜兩鬢便休光陰寸隙出儒入道寂寞彭澤斯文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