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大德歌 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大德歌 秋 賞析:   起首三句藉疊字來加重迴旋不息的風聲並渲染淅瀝不已的雨之色彩聲響。秋本是個懷人的季節,〝秋風秋雨愁煞人〞,在風雨淒迷的秋夜,便縱有陳摶的睡功與道行,也是輾轉反側,難以成眠的。作者此處以誇飾之筆法,活潑詼諧地點出主人翁的愁苦、失眠,比起〝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此語之愁緒是更濃烈的了。     在作法方面,使用〝陳摶〞的典故,讓此曲之語言達到了凝鍊的效果,〝睡不著〞三字,更使人覺得顯豁,意味深長。四、五句明白說出主人翁的愁緒,屋外風雨飄搖,屋內淚溼衣襟,讀者不難想像主人翁何以淚落如珠雨,原來,煩惱、傷懷,皆來自於對遠行人濃烈、熱切的情感與思念。一〝撲〞字下得好,除了生動地形容淚點拋墜的情形外,亦可想見主人翁的眼淚如決堤之水,一發不可收拾之態。   末二句又如首三句般藉景寫情,〝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寒蟬淒切。〞從〝秋〞與〝蟬〞,不難揣摩主人翁的情懷,而〝寒〞字更道盡了內心的淒冷。在哀惻淒切的蟬噪之外,蟋蟀清亮的嘶鳴加入競奏,與窗外不斷的風聲、雨聲、雨打芭蕉之聲交織成一悲情進行曲,彷彿見到這柔腸寸斷的主人翁,是如何地〝睡如翻餅〞了。在此我們還可以想到溫庭筠的〝更漏子〞所言〝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和李清照所云〝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淒清,愁損離人,不慣起來聽。〞《采桑子》以及李煜之云〝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棵,夜長人奈何。〞《長相思》。這幾首頗有異曲同工之妙,情致相近,秋夜的風雨,打在離人的心坎上,都是〝怎一個愁字了得〞的!   此小令的特點,在寫相思,卻不從情字下筆,而用渲染自然界的秋聲來烘托秋夜的悲懷,透過長短交錯的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大德歌秋風秋雨愁煞人陳摶離人心上秋新譯元曲三百首煩惱異曲同工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