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阿摩用功日",VIP免費領取 前往

主題:孟子《滕文公上》05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墨者夷之1,因徐辟2而求見孟子。孟子曰:“吾固願見,今吾尚病;病癒,我且往見,夷子不來。” 他日,又求見孟子。孟子曰:“吾今則可以見矣。不直3,則道不見,我且直之。吾聞夷子墨者;墨之治喪也,以薄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豈以為非是而不貴也?然而夷子葬其親厚,則是以所賤事親也!” 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4,此言何謂也?之則以為愛無差等,施由親始。” 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夫夷子信以為人之親其兄之子,為若親其鄰之赤子乎?彼有取爾也。赤子匍匐將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蓋上世嘗有不葬其親者:其親死,則舉而委之於壑。他日過之,狐狸食之,蠅蚋5姑嘬6之。其顙7有泚8,睨而不視。夫泚也,非為人泚,中心達於面目。蓋歸反櫐9梩10而掩之。掩之誠是也,則孝子仁人之掩其親,亦必有道矣。” 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憮11然為間,曰:“命之矣!”   【譯文】 墨家學派的信奉者夷之想通過孟子的學生徐辟求見孟子。孟子說:“我是很願意見他的,但我現在正病著,等我病好了我去見他,夷子就不用來了。” 過了幾天,夷子又提出想見孟子。孟子說:“我今天可以見他,不公正地對他,則道理就會不顯明;我且公正地對待。我聽說夷子是信奉墨家學說的,墨家學說提倡辦理喪事,以薄葬為正確的道路;夷子想用這種主張移風易俗於天下,難道不是認為不這樣就不可貴嗎?然而夷子又厚葬他的親人,那就是用他認為低賤的方法來侍奉親人。” 徐辟把這些話告訴了夷子。夷子說:“儒家的道路,古代帝王對待百姓就象愛護嬰兒一樣,這是說的什麼意思呢?我也認為愛是沒有差別等級的,只是施行的時候由親人開始。” 徐辟把這些話告訴了孟子。孟子說:“這個夷子真的認為人們愛護他的哥哥的孩子和愛護鄰居的孩子一樣嗎?那是有取捨的。嬰兒在地上爬著將要跌進井裏,這不是嬰兒的罪過。況且天生萬物,每物只有一個根本,而夷子卻認為有兩個根本。大概上古時候曾經有不安葬自己親人的人,他的親人死了,就把屍體扛起來丟到山溝裏。後來路過那裏,看見狐狸在撕食屍體,蒼蠅蚊子也聚來叮咬。他的額頭上就冒出了汗,斜著眼而不敢正視。這個汗呀,不是自己想出的汗,是內心真情表現在臉上的結果,於是這人就返去拿藤蔓野草和灌木來掩埋屍體。掩埋屍體確實是對的,那麼孝子和仁愛的人埋葬自己的親人,也必然是有道理的。” 徐辟把這些話告別了夷子。夷子悵然若失,停了一會才說:“命運就是這樣啊。”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孟子滕文公上今吾尚病以薄為其道也則孝子仁人之掩其親古之人若保赤子吾今則可以見矣吾固願見吾聞夷子墨者夷子思以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