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孟子/梁惠王上 三 (五十步笑百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不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鼈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穀與魚鼈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   「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   【譯】   梁惠王說:「我對於(管理)國家啊,真是全心全力都用在這兒了!當河內鬧饑荒的時候,我就把那裡的百姓遷移到河東去,又把米糧遷移到河內去,當河東鬧饑荒的時候,我也這麼做。觀察鄰國的政治,沒有(君主)像我這般的用心的了。可是鄰國的百姓並沒有更加地減少,我國的百姓並沒有更加地增多了,為什麼呢?」 孟子回答說:「君王您喜歡作戰,請讓我用作戰來譬喻說說吧!當戰鼓鼕鼕地響,雙方兵刃交接,有些士兵拋棄盔甲,拖著兵器敗陣逃跑。有人跑了百步之後才停止,有人跑了五十步之後才停止,而跑五十步的人嘲笑那跑百步的膽小、懦弱,怎麼樣呢?」 梁惠王說:「不可以!只是沒跑百步罷了,(跑五十步)也是逃跑啊!」 孟子說:「君王您知道這個道理,那就別奢望自己國家的百姓會比鄰國多哪!」 「能夠不耽誤百姓耕種的時間,那麼五穀就可以多得吃不完了。能夠不用細密的漁網到池塘去捕魚,那麼魚鱉就可以多得吃不完了,能夠在適當的時節才到山林裡去砍伐,那麼木材就可以多得用不完了。五穀和魚鱉多得吃不完,木材多得用不完,這就能夠讓老百姓養生送死而沒有遺憾。老百姓養生送死沒有遺憾,這正是王道的開始。」 「讓百姓在五畝大的宅園裡,種種桑樹,那麼五十歲的人都可以穿到絲帛了;讓百姓養養雞、狗、大豬、小豬等等畜牲,不要錯牠們孵化繁殖的時間,那麼七十歲的人都可以吃到肉類了;百畝大的田地,不要剝奪百姓耕種的時間,那麼好幾口人的家庭都可以不挨餓了。嚴格地辦好學校的教育,反履叮嚀著孝順父母、敬愛兄長的道理,那麼頭髮斑白的老人就不必背著、頂著東西在路上奔走勞苦了。讓七十歲老可以穿到絲帛、吃到肉類,讓老百姓不必挨餓受凍,(真做到這..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