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孟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出自:孟子 告子章句上(四) 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內也,非外也;義,外也,非內也。」 孟子曰:「何以謂仁內義外也?」 曰:「彼長而我長之,非有長於我也;猶彼白而我白之,從其白於外也;故謂之外也。」 曰:「異。於白馬之白也,無以異於白人之白也;不識長馬之長也,無以異於長人之長與?且謂長者義乎?長之者義乎?」 曰:「吾弟,則愛之,秦人之弟,則不愛也;是以我為悅者也;故謂之內。長楚人之長,亦長吾之長,是以長為悅者也;故謂之外也。」 曰:「耆秦人之炙,無以異於耆吾炙。夫物則亦有然者也,然則耆炙亦有外與?」   「註釋」 食色性也:食是飲食,色是女色。朱注:「人之甘食悅色者,人之性也。」 彼長而我長之:長音漲,年紀長者。長之,尊其長。 非有長於我:非我心中感覺彼為年長者。 亦於白馬之白也:趙注以「異於白」三字為一句,言長與白不同。朱注則謂:「張氏曰:『上異於二字疑衍。』李氏曰:『或有闕文焉。』」清孔廣森經學則斷「異」字為一句,曰:「先斷之曰異,而後由其所以異之處,正同他章每先曰否,而次詳其所以否之實也。」孔說為是,從之。 長馬之長:謂尊重馬的老者。 與:同歟。 耆秦人之炙:耆與嗜同,炙是烤肉。 夫:音扶,助詞。   「語譯」 告子說:「愛好美味和女色,是人的本性。所以仁愛的心是從內心發出來的,不是從外面來的;事物的義理是從外面來的,不是從內心發出的。」 孟子說:「為什麼說仁愛的心是發自心裡,而事物的義理是來自外面的呢?」 告子說:「譬如義以敬長為宜,他的年紀比我大,我就以他為長,不是在我內心中先有尊他為長的意念;就好像他顏色白,就以為他為白,因為他的白是外面的,所以說義是從外面來的。」 孟子說:「長和白是不同。白馬的白,固然和那白人的白一樣;但是不知道尊重年老的馬,和尊重年紀大的人,是不是也沒有什麼兩樣呢?而且究竟應該說他的年長是義呢?還是我心中以他為長而恭敬他是義呢?」 告子說:「我自己的兄弟就愛他,是秦人的兄弟,我就不愛他;可見這完全是以我內心的喜愛為主的啊;所以叫做『內』。至於尊敬楚人的長輩,也尊敬我自己的長輩,是以對方的年長為主而尊敬的;所以叫做『外』。」 孟子說:「一般人喜歡吃秦人薰的肉,也喜歡吃自己所薰的肉,對於喜歡吃的食物,都是一樣的;照你的說法,吃東西的喜好,跟對長輩的尊敬,情形是相同的,那喜歡吃薰的肉,也是來自外面的嗎?」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孟子食色性也:食是飲食,色是女色食色,性也。仁,內也,非外也;義,外也,非內也。仁內義外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內也,非外也;義,外也,非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