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尋芳不覺醉流霞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首句「尋芳不覺醉流霞」,寫出從「尋」到「醉」的過程。因為愛花,所以懷著濃厚的興味,殷切的心情,特地獨自去「尋芳」;既「尋」而果然喜遇;既遇遂深深為花之美豔所吸引,流連稱賞,不能自已;流連稱賞之餘,竟不知不覺地「醉」了。這是雙重的醉。流霞,是神話傳說中一種仙酒。三、四兩句忽又柳暗花明,轉出新境——「客散酒醒深夜後,更持紅燭賞殘花。」在倚樹沉眠中,時間不知不覺由日斜到了深夜,客人已經散去,酒也已經醒了,四周是一片夜的朦朧與沉寂。在這種環境氣氛中,一般的人是不會想到賞花的;即使想到,也會因露冷風寒、花事闌珊而感到意興索然。但對一個愛花迷花的詩人來說,這樣一種環境氣氛,反倒更激起賞花的意趣。酒闌客散,正可靜中細賞;酒醒神清,與醉眼朦朧中賞花自別有一番風味;深夜之後,才能看到人所未見的情態。特別是當他想到日間盛開的花朵,到了明朝也許就將落英繽紛、殘紅遍地,一種對美好事物的深刻留連之情便油然而生,促使他抓住這最後的時機領略行將消逝的美,於是,便有了「更持紅燭賞殘花」這一幕。在夜色朦朧中,在紅燭的照映下,這行將凋謝的殘花在生命的最後瞬間仿佛呈現出一種奇異的光華,美麗得象一個五彩繽紛而又隱約朦朧的夢境。詩人也就在持燭賞殘花的過程中得到了新的也是最後的陶醉。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尋芳不覺醉流霞「尋」而果然喜遇流連稱賞之餘,竟不知不覺地「醉」了。這是雙重的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