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慶東原(忘憂草) 白樸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導  讀      嘆世是中國文人長寫不疲的主題,至南宋詞家更為盛行,有山川之嘆、家國之嘆、身世之嘆...等。曲家繼承此一題材,又有新的轉進,嘆功名利祿如鏡花水月,終究空幻一場,進而肯定,只有漁父樵夫之閑適,才是無憂無慮的逍遙境界。此曲可說是對元代黑暗之社會、不平之政治,作出反響,值得深味。           賞  析      (一)一、二、三句。曲的開始以「忘憂草」、「含笑花」起興,勸人忘卻煩憂、常懷笑口;若欲達成此事、擺脫人生的煩惱,則只有及早辭官,遠離是非不斷的官場。此處「宜」字頗富深意:揚棄功名「宜早不宜遲」;同時也對「後漢書」所載的逢萌解官一事,表達了肯定、讚許的評價和態度。      (二)四、五、六句。作者以一組鼎足對的句子,更進一步地說明官場之不值得留戀。作官本為了功名富貴,然榮利及身又如何?能言善辯、學問閎富的陸賈;足智多謀、運籌建功的姜子牙;豪氣干雲、博學能文的張華,這些人在當代可說是功勳彪炳、獨領風騷的英才領袖,然而豐功偉業可曾使生命多留一刻?到頭來還不是黃土一坏?誰抗得了這虛幻的定律?      「那裡也」這三處襯字頗值得一提。所謂「言之不足則嗟嘆之」,它拉長了嘆息的語調、加重了嘆息的語氣;是一連串的發問、也是一連串的否定,頗能與東坡赤壁賦中「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之意相和。   (三)七、八句。在一連串的長嘆與發問之後,「千古是非心,一夕漁樵話。」作結。以自在自得的漁樵,回應首段之「忘憂、含笑」。千古以來,人們用生命作代價所爭辯的是是非非、曲曲直直,在千百年後也只不過是漁父樵夫茶餘飯後、閑坐談聊的資料。那麼,我們還要孜孜矻矻地追求什麼?又何苦為了無意義的虛榮虛名,而甘冒官場之風險呢?人生苦短,無憂適志才是可期的;還是辭官隱退、遠離是非,才是上策。   白樸未出仕,卻勸人及早辭官,否定建立功業以兼善天下的仕宦觀念,對儒家三不朽的思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白樸辭官隱退黃土一坏鼎足對儒家南宋詞姜子牙後漢書忘憂草東坡赤壁賦